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八百八十三章 一對璧人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痛打落水狗,如此的機會方孝玉當然不會錯過,就見方孝玉手掐靈訣,頓時就見一片雷光如暴雨一般落下,當即將黑山老妖籠罩在雷光當中。

    黑山老妖剛被十方小和尚羅漢金身一拳打飛出去,還沒有反應過來結果就陷入到了一片雷海之中。

    “啊!”

    就听得黑山老妖一聲長嘯,周身頓時升騰起無邊的黑氣,黑氣籠罩之下,縱然是雷光都難以透過那濃郁的黑氣劈在其本體之上。

    與此同時下方陡然一聲轟響傳來,大地為之震動,距離稍微近一些的鬼軍乃至軍魂甚至被生生的震的魂飛魄散。

    枉死城幾乎是倒扣在大地之上,覆蓋數十里方圓,就算是先前交戰雙方有意識的拉開一些距離,但是當枉死城墜落下去的時候,仍然是有一部分交戰當中的雙方人馬被枉死城砸中。

    可想而知,在枉死城的轟擊之下,能夠活下來的絕對是少數的,實力稍微差一些,只怕就被枉死城給砸死了。

    方孝玉出現在十方小和尚身旁,看著十方小和尚道︰“十方,你怎麼樣,還能堅持多久。”

    十方小和尚可以保持這種狀態多久對于接下來方孝玉對付黑山老妖有著極其重要的影響。

    如果說十方小和尚能夠堅持的更久的話,那麼他對付黑山老妖就會輕松不少,就怕十方小和尚堅持不了多大會兒功夫。

    十方小和尚微微沉吟道︰“小僧最多還能夠堅持一炷香時間。”

    方孝玉眼楮一眯道︰“一炷香時間,差不多足夠了。”

    如果十方小和尚可以堅持一炷香的時間,方孝玉有把握在這一炷香時間當中將黑山老妖給重創,如果運氣夠好的話,說不定還能夠將其斬殺。

    黑山老妖從來沒有如此狼狽過,從他打出名聲之後,再也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沒想到這次盡然會栽這麼一個跟頭。

    傲氣十足的黑山老妖緩過一口氣來,當即奔著方孝玉還有十方小和尚兩者而來。

    以黑山老妖的見識當然可以看得出十方小和尚的虛實,不管是方孝玉還是十方小和尚,兩者沒有一個強過他,之所以吃了這麼大的虧,完全是一時大意所致。

    黑山老妖認準了十方小和尚,方孝玉的實力如何,先前一番交手之後,黑山老妖心中就已經有數,所以他準備先將十方小和尚給打掉,然後再對付方孝玉。

    方孝玉眼見黑山老妖想要各個擊破,自然是不會讓其如願。

    不過就算是如此,黑山老妖的注意力放在十方小和尚身上的時候,十方小和尚的壓力可想而知。

    面對黑山老妖的攻擊,十方小和尚只是被動的承受,不時的揮動拳頭向著黑山老妖砸過來,每次都能夠將黑山老妖給砸的身形趔趄。

    還別說,十方小和尚的拳頭還真是砸出了經驗,一次次的砸過去,只讓黑山老妖閃避不得,每次都要硬抗。

    方孝玉這個時候也是傾盡全力,飛劍如暴雨一般的向著黑山老妖轟過去,若非方孝玉牽制住黑山老妖一部分精力的話,十方小和尚又怎麼可能有這般的悠閑功夫對付黑山老妖。

    真正說起來,方孝玉帶給黑山老妖的威脅比十方小和尚還要大的多,所以黑山老妖盡管是想要先打掉十方小和尚這個威脅,但是相比而言,方孝玉才是心腹大患。

     嚓一聲,原本籠罩在十方小和尚周身的羅漢金身突然一顫,一道道的裂紋出現在了羅漢金身之上。

    十方小和尚神色為之一變,原來十方小和尚發現他懷中的金佛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一道道的裂紋。

    金佛的力量畢竟是有限的,十方小和尚同金佛契合,可以激發金佛的力量爆發出強大的實力,但是這對于金佛來說也是一種壓力,可以說金佛能夠支撐到現在才破裂已經是相當的不容易了。

    隨著金佛破裂,十方小和尚周身的羅漢金身變得黯淡了許多,若然懷中金佛繼續破碎下去的話,那麼十方小和尚周身的羅漢金身怕是就要徹底崩潰了。

    十方小和尚身上的異象被方孝玉看到,心中一動立刻明白了怎麼一回事,倒是黑山老妖不知道十方小和尚的底細,心中猶豫,擔心這是十方小和尚搞出來陷阱,並沒有第一時間出手去對付十方小和尚。

    方孝玉伸手一指,璀璨的劍光登時向著黑山老妖覆蓋了過去,與此同時沖著十方小和尚道︰“十方,這里交給我了,你且退下。”

    十方小和尚身上出了狀況,再硬撐下去的話,一旦被黑山老妖看破了虛實,到時候十方小和尚可就有性命之憂了。

    顯然十方小和尚也清楚這一點,別看他赤子心性,天性純真,但是並不意味著他就是個傻子啊。

    現在金佛破裂,十方小和尚得到方孝玉的提醒,自然是第一時間脫身離去。

    等到黑山老妖反應過來想要阻止十方小和尚的時候,漫天劍光席卷而來,森寒的劍氣讓黑山老妖不得不打起精神來應對。

    此時黑山老妖元氣消耗極大,一時之間竟然被方孝玉給壓制住,落在了下風。

    “可惡!”

    黑山老妖一聲咆哮,化作一面流血的石碑狠狠的向著方孝玉鎮壓過來。

    七殺碑正是黑山老妖的本體,能夠讓黑山老妖顯露出本體來鎮壓,可見黑山老妖已經是黔驢技窮了。

    當然方孝玉也不比黑山老妖好多少,面對黑山老妖這一擊,方孝玉張口吞下飛劍,周身無盡毛孔噴涌出劍氣,隱約化作一柄撐天巨劍,雙手死死的托住了鎮壓下來的石碑。

    腳下大地呈現出無盡的裂紋,可是方孝玉卻穩穩的托住了七殺碑,只是方孝玉顯然承受的壓力不小,脖頸之間青筋暴出,雙腿隱隱有些顫抖。

    “相公,妾身來助你一臂之力。”

    正當黑山老妖準備一鼓作氣將方孝玉給鎮壓下去的時候,空中傳來一聲嬌斥,隨之就見一方大印當頭砸了下來。

    雷婷婷驅動鬼神印向著黑山老妖的本體砸過來,黑山老妖顯然沒有防備這一點,其實就連方孝玉也沒有想到雷婷婷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方孝玉和黑山老妖之間顯然存在一個脆弱的平衡,而雷婷婷的出現就像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轟隆一聲,七殺碑生生的被磕飛了出去,甚至被砸碎了七殺碑的一角。

    七殺碑就是黑山老妖,黑山老妖就是七殺碑,若然七殺碑受損,也就意味著黑山老妖受創。

    七殺碑被磕飛,方孝玉只感覺壓力頓減,目光向著被轟飛的七殺碑看過去。

    鬼神印托在雷婷婷的手中向著方孝玉走了過來,方孝玉見了沖著雷婷婷微微點了點頭。

    兩人站在一起仿佛一對璧人一般,可是顯出人形的黑山老妖卻是滿面猙獰之色,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黑山老妖的肩胛骨凹陷下去一塊,不出意外應該就是方才被鬼神印砸碎的一角所致。

    黑山老妖面色陰沉而又猙獰,尤其是看到站在方孝玉身旁的雷婷婷的時候,黑山老妖恨不得將雷婷婷給撕碎了。

    先前是十方小和尚,現在又冒出來一個雷婷婷,怎麼就不能夠讓他同方孝玉公平一戰呢。

    黑山老妖手下的心腹這會兒都被纏住,根本就沒有誰趕來幫他一起對付方孝玉。

    或者說黑山老妖的那些手下根本就沒有那般的心思,他們忠于黑山老妖,卻未必會為黑山老妖而賣命啊。

    雷婷婷同方孝玉乃是夫妻一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自然無懼黑山老妖,便是拼命也會相助方孝玉。

    方孝玉眉頭緊鎖,情勢有些出乎他的預料,黑山老妖的強大和頑強的確是超乎想象,方孝玉發現自己想要斬殺黑山老妖似乎是有些不大現實。至少眼下單憑他的力量很難做到這一點。

    可是方孝玉心中又非常的不甘,斬殺黑山老妖只有一次機會,如果說錯過了這次的機會的話,縱然這次可以毀掉黑山老妖的根基,但是只要黑山老妖逃了,以黑山老妖的實力和名頭,要不了多久,一樣會東山再起,到時候將會更加的難以對付。

    心思轉動,方孝玉眼中閃過一道冷冽之色,目光灼灼的盯著黑山老妖。

    莫名的被方孝玉用那種目光給盯著,黑山老妖心中咯 一聲,隱隱的生出一種不妙的感覺來,似乎是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即將發生。

    就見方孝玉手中出現一只有些破舊的小布袋,這小布袋被方孝玉隨手丟出,頓時就見小布袋迎風便長,很快就長成一只碩大無比的布袋向著黑山老妖當頭罩下。

    不用說這小布袋就是當初劍仙周通留給方孝玉的劍袋,劍袋似乎並沒有太大的殺傷力,可是像辛十四娘這樣的金丹境異類卻是不敢接近劍袋。

    如今方孝玉將劍袋祭出,果然這寶貝沒有讓方孝玉失望,竟然一下子將黑山老妖給籠罩在其中。

    【2更送上,繼續碼字,求票票打賞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