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625-最初和最後的噩夢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建剛很少使用武器,因為除了那幾個身體里住著神不,應該說是除了那幾個神之外,建剛近似無敵,除像上次那樣脅迫或者使用特殊的力場來控制她,否則沒有人會是她的對手,張群哪怕能毀滅一座城市,但他的體力擺在那,他又能毀滅幾座城市呢?

    不過這段時間建剛感覺自己的精神狀況似乎出了點小問題,這個問題她沒跟任何人說,但那些幻視幻听卻是真真切切存在著的,比如眼前會出現熟悉或陌生的人,然後跟她說一些奇怪的話,有她能听懂的也有些她听不懂的。

    當然,出現比例最高的就是那只死猴子,他經常會出現在建剛的面前,就像以前那樣教導她,她有時候真的會分不清面前的人到底是不是那家伙,因為那個幻覺所說的東西其實大部分都是建剛沒有接觸過也沒有听說過的東西。

    就像現在,面前的死猴子別人都看不見,但他卻和建剛一路並行,邊走邊教她怎樣使用屬于大能力者的武器。沒錯,就是大能力者的專屬武器,那些足夠能毀滅一個世界的可怕武器。

    “你要知道你其實是有資格使用這些武器的。”那個不存在的猴爺皺著眉頭對建剛說︰“你怎麼這麼蠢,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

    建剛抬頭看了看他,然後回頭對撇子說︰“我身邊除了你們有別人麼?”

    撇子愣了一下︰“教官,您別嚇唬我行麼我這幾天見天做惡夢。”

    這不怪撇子,一個新手第一次出任務就接觸這麼血淋淋的東西,正常人都吃不消,如果按照一般流程來說,他們最少需要訓練一年半才有資格出任務,所以從摧毀那個寨子之後,他們幾個人這幾天的精神都不是很好,甚至拒絕食用任何肉類。

    既然他說沒有看到,那麼建剛就可以確認面前的猴爺是幻覺了。當然,她也知道猴爺不可能會用這種方式跟她進行溝通,這不是他的風格,他那種浮夸風是一般人學不會的,而且他那種像太陽一樣耀眼的人,怎麼也不會用這種方式默默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你現在集中精神,大能力者的武器除了代表力量之外,更代表一種特殊的象征。”

    建剛張了張嘴,但仍然還是決定不再回答,因為之前這種情況也出現過,雖然沒現在真切,但類似的內容的確是經常出現。

    “這樣,你集中精神,你不是有奈非天的烙印嗎,你”

    話說到這里,死猴子突然消失在了建剛面前,就像一段影片突然被掐斷了一樣,而建剛也終于松了一口氣,不過心底卻多多少少感覺有些失望和失落,她側過頭看了一眼剛才猴爺所在的地方,默默嘆了一口氣。

    而與此同時,真正的猴爺卻往地上一趟︰“又失敗了,干擾太嚴重了。”

    “什麼干擾?”伊莫拉站在他身邊,眨巴著眼楮︰“你是說我的復制體已經在你的世界了?”

    “我從建剛的視角看到了,應該沒錯,不過我听不到具體的內容。我已經試著跟那邊溝通了,但沒用。”猴爺眉頭微微皺起︰“這種龍還有多少?”

    “傳說是有五條守護巨龍,這只是其中的一條,但那都只是存在于傳說里的。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那邊的世界?”

    “我不知道,應該是奈非天復制世界的過程里出了什麼問題,他的力量在這個世界有點收不住。”猴爺拿起最後一塊龍鱗︰“我再試試看。”

    “為什麼一定要跟那邊交流?”

    “因為我對這場戰爭沒有底氣。”猴爺的臉色並不是很燦爛,他的眼神有些空洞︰“我不光想要活下去,也希望我的伙伴能夠更好的活下去,如果如果有人能夠用什麼東西貫通兩個世界,我大概就有辦法讓你們的靈魂和你們的復制品重合,而我即使死在這里,也不會真正死亡。”

    “真正死亡?”

    “嗯。”猴爺伸展四肢躺在地上︰“只要我能留下一顆記憶的種子,那我就永遠不會真的死去。他們對我的記憶已經開始模糊了,但你們卻真實的記得我。”

    是的,地球上的人對猴爺的記憶已經開始模糊了,知道他的人越來越少,而現在仍然記得他的人只剩下寥寥幾個,建剛之所以仍然記憶深刻,是因為她本身就具有一部分大能力者的能力,而除此之外,隨著他在這個世界的時間越來越長,世界的規則會慢慢抹去他在那個世界的存在痕跡,而如果沒有人再記得他,那麼他如果死在了這場困獸斗里,他就沒有通過靈魂學的力量來讓自己復活。

    之所以是種子,就是這件事情。

    而如果建剛能掌握大能力者的武器,然後將兩個世界貫穿,貫穿哪怕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孔,猴爺都有辦法把伊莫拉他們的靈魂送去地球,他們就會成為猴爺的種子,會讓他再次出現的種子。

    “可是你們出不去,為什麼你覺得那邊能貫通?”

    “單行道,能進不能出。”猴爺長出一口氣︰“對了,讓你查的影子議會怎麼樣了?現在誰是他們的頭兒?”

    “影子議會現在的頭根本不明確,但根據以往的資料分析,大小姐給出了一個最接近的可能。據說在一百二十年前,在羅馬帝國的古代遺址里挖掘出了一具躺在銅棺材里的尸體,後來這具尸體在天罰日復甦,而因為那具尸體身上帶有神的印記,具有可怕的力量,並在很短的時間里重新整合了影子議會,所以大小姐認為那個尸體現在依然是影子議會的首領。”

    “想辦法聯系他。”猴爺深吸一口氣,然後拿起最後一片龍鱗︰“為什麼你會知道這東西具有很強的通靈能力?”

    “是大小姐告訴我的”

    這娘們還真是不簡單,猴爺笑了笑。不過他還真是沒想到這種通靈居然會讓他能夠模糊的聯絡上建剛那邊的世界,只不過聯系太薄弱了,這個世界的防火牆不允許他這麼做,所以每次都只能持續很短的時間,而且他並不能觸踫建剛也不能告訴她所有一切關于這個世界的事情,否則立刻會被彈出。

    幾次之後,猴爺認為自己的幻影被建剛當成幻覺了,因為他明顯可以看出建剛的神態已經和之前並不相同,不過這也不能怪建剛,因為著是違反規則的,這個超高級世界會不斷的修正漏洞,首先就是會給建剛造成心理暗示,暗示出現在她面前的一切都是幻覺。

    想來,他什麼時候吃過這種癟,但又沒辦法畢竟是一場足夠改變多元宇宙的戰爭嘛,即使是他也沒辦法肆意妄為。

    靈魂火點燃最後一片龍鱗,猴爺再次出現在建剛的面前。

    “你別再出來了!”

    建剛捂著耳朵把腦袋側到一邊,大聲喊了起來︰“你不是真的,你是幻覺,我知道你是幻覺!”

    她突如其來的大喊讓旁邊的撇子他們嚇得一激靈,剛想上前卻突然被建剛給甩了出去︰“不要接近我,暫時先散開!”

    被她趕走後,這幾個人只好遠離她三百米的安全距離,而一個人被留在那的建剛盯著面前不真切的猴爺︰“你不是真人,從我這里滾開!”

    “我不跟你嗶嗶,老子就特麼的四十秒。我之前跟你說的話你給我記住了,地球上發生的事情接下來可能會很奇怪,你要用最快的時間掌握大能力者的武器,利用奈非天的印記,給我記住!”

    建剛捂著耳朵不肯听,而猴爺也沒辦法觸踫她,只能深吸一口氣之後大聲說道︰“如果你沒辦法做到,我回去的概率只有”

    說道這里,猴爺再一次消失,而這次之後,建剛等了很久都沒有等到他再次出現。經過反復確認之後,建剛終于確定幻覺沒有再出現,這才慢慢的恢復了平時神態。

    不過雖然打心底里不相信那個幻覺所說的,但內容卻讓他無比揪心,她很彷徨也很猶豫,因為她是真的很擔心猴爺,但同時她又清晰的知道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是因為過度關心而造成的幻覺。

    “我想那可能不是幻覺。”建剛內心響起了一個聲音︰“可能不是幻覺”

    聲音斷斷續續模糊不清,而听到這個聲音的時候,建剛突然瞪大了眼楮︰“小猴子?”

    “別問那麼多,可能不是幻覺,我不小猴子,我是時空裂縫里的小猴子。”

    “什麼叫時空裂縫里的小猴子你被困在虛空了?”

    “我既是虛空。”小猴子的聲音有些無奈︰“如果我沒猜錯現在是拐點,不幻覺”

    突然出現的奇怪聲音,之前的疑似幻覺都讓建剛的精神出現了強烈的波動那種波動讓她第一次感覺到了瀕死的虛弱。

    “為什麼你要選這個人呢?”

    “因為她的身體強度非常高,如果是別人,會造成死亡。”猴爺捏碎了手中已經無用的龍鱗︰“她是靈魂的最佳媒介。”

    而猴爺不知道的是,其實建剛的靈魂並沒有想象的強大,這突如其來的沖擊讓她佩戴著的呼救裝置響徹了起來,塔城醫療分隊第一時間定位了她,而醫療小分隊得知是建剛的情緒崩潰後,也在第一時間呼叫了所有的大護法。

    第一個到達現場的是張群,接著的是小猴子,毓卿也以非常快的速度抵達了這里,而看到跪在地上低垂著腦袋一動不動的建剛,誰也不知道出現了什麼情況。

    “別上前。”小猴子眉頭一皺︰“我感覺到了時間裂縫的存在。”

    時間裂縫!在場的人都開始慌張了,時間裂縫的後頭就是無盡虛空,那是連大能力者都能侵蝕的力量,而曾經試圖接近過虛空的人只有老陳頭,雖然進化石失敗了,但他的研究手札里明確的說過,那種能量足夠撕毀任何一個生命體。

    小猴子把人都趕到一邊,她則以怪異的姿勢慢慢穿行著,明明前面是一片坦途,但她卻好像在走一道迷宮,小心翼翼,翻轉騰挪。

    “她能看到我們看不到的東西。”小胡子毓卿背著手︰“我想應該能幫到建剛。”

    是的,小猴子的確是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在她的眼前並不是別人看到的樣子,這個範圍里充斥著亂流漩渦也充斥著不清晰的裂縫,看上去很糟糕。

    好不容易接近了建剛,她剛蹲下身子,建剛居然自己抬起了頭,雙眼極度充血的看著她,然後慘然一笑︰“我看到了”

    “看到什麼?”

    “未來”

    說完,她整個人就癱軟了下去,而時間裂縫也在這一刻轟然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