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章 邪那羅!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唰……!”

    只是剎那,巫陽羽身上的汗毛齊齊豎立開來。  shuo.

    肌肉繃緊中,整個人仿若一只受驚的凶獸般,渾身上下的氣息,迅的流淌,充滿了強烈的戒備。

    對方。

    來的很是突兀。

    仿若憑空出現一般。

    身影,略顯削瘦,通體有古老的戰袍呈現,微風拂過,獵獵而動,雙手背負中,風輕雲淡一般,絲毫不曾引起波瀾。

    但是。

    就是這樣的一道身影,卻給巫陽羽帶來一股無法形容的壓抑感。

    恐怖、強大、無敵、邪惡……諸般的詞匯,不斷的在巫陽羽的心中呈現。

    長舞動中,來者腦袋緩緩扭動過來,那一對雙目已經慢慢的沖著巫陽羽看了過來。

    雙眼,如深潭一般。

    深邃而不可見,就是這樣的一個簡單到了極致的動作,卻讓巫陽羽的身上,竟然不由自主的激出一股冷意,一層薄薄的小疙瘩不由得滋生出來。

    原本並未寒冷的空間,卻猶如凜冬降臨一般,帶起了無窮的霜寒氣息。

    “就是你……斬殺了我那麼多的手下嗎?”

    聲音,終于從對方的嘴里掠起。

    “邪族!”

    這話傳出中,瞬間讓巫陽羽對他的身份做出了判斷。

    不止是因為對方的口吻,更是因為在那聲音中無法掩蓋的恐怖邪惡氣息和嗜血波動。

    雖然,對方還沒有出手,只是聲音傳出,卻讓巫陽羽感覺到,眼前出現了一尊無法言語的至邪生物。

    那是一種存在了亙古歲月,才匯聚而成的恐怖氣息。

    一時之間。

    巫陽羽的身軀都在這股氣息之下,被淹沒下去,儼然出現在了無邊海域中,強烈的壓迫感讓人有了一種莫名的窒息!

    “嗡……”

    猛然。

    巫陽羽心神催動,快的反應過來。

    眉心之內,道道璀璨的神光,隨著神魄力的瘋狂運轉,瞬間的沖擊而出。

    “轟!”

    與此同時。

    炸雷般的聲響,在巫陽羽的心神中回蕩不止。

    但是。

    那股恐怖的壓制感和窒息感,卻也減弱了九成。

    “幻境!不,比起幻境的手段更為高明,這家伙難道是一尊擁有著可怖幻道手段的邪族強者?”

    心神瘋狂運轉中,巫陽羽的雙目也開始朝著對方不甘示弱的對視而去。

    剛才,這一切,無論是對方的氣勢,還是這壓制感,乃至是心神上的沖擊,無不都是因為自己進入到了對方的幻道手段中。

    正是如此,他才有著無法和對方抗衡的無力感。

    “是那雙眼楮……”

    聯想到剛才,自己正是注意到對方雙目的那一刻,才有的變化。

    “嗯?竟然可以擺脫我的震懾嗎?”

    面對著巫陽羽的對視,這身影顯然有些驚訝。

    “這麼看來,我的那些手下死在你的手上,確實不冤,哪怕是黑骷這家伙被你所斬殺,也是不冤。”

    “你是誰!”

    體魄之上,暗金色的光芒閃爍開來,巫陽羽雙手隱藏在衣袂之內,沉聲喝道。

    “能夠抗住我震懾之力,你倒是也有資格知道我的名字,我,邪那羅……邪族,大統領!”

    果然!

    在這之前,雖然巫陽羽已經有了猜測和判斷,但是,當對方真正承認的那一刻,他的心中,還是忍不住的涌動出一股驚悚感。

    大統領級的邪族,實力最弱者也有著王者七重天的層次,這邪那羅的實力,明顯出了黑骷太多太多,絕對屬于邪族大統領中的中級巔峰強者。

    甚至。

    可能可能已經達到了八重天乃至是更強大的層次!

    在這般程度之下,巫陽羽根本沒有勝算。

    “除非,有古殿大師兄、大師姐這般級別的強者坐鎮,否則,以我的程度,根本不是對手!”

    巫陽羽自問,現在的他實力已是大增,但是卻也絕對沒有自傲到可以和這種級別的強者抗衡的地步。

    “離開!”

    想也不想中,曜月閃已經快的動。

    “刺啦……”

    空間之內,撕裂聲,掀起。

    瞬息,巫陽羽便化作一道流光,快的消失在了萬米之外。

    “呵呵……想要逃嗎?你……逃的了嗎!”

    面對著巫陽羽的離開,邪那羅邪惡一笑,原本看似如人類般的面容,此刻卻變得扭曲十足,雙目中,邪光迸射,化作了血紅之光,整個身軀上,無邊邪惡氣息,鋪天蓋地,竟然籠罩到了數萬米的範圍。

    所到之處中,這邪惡氣息,似乎活物一樣,帶著吞噬一切的波動,瞬間的橫掃一切,那草木、山石,一旦與之接觸,竟然瞬間枯萎、消亡,乃至是化作了齏粉!

    這一刻。

    邪那羅可怕的一面,已經凸顯出來。

    “轟……”

    隨手而動。

    一只手掌,迅的延伸而出。

    手掌,擴散不止,仿若一尊五指大山般,通體有青黑色的光芒閃爍,伴隨著陣陣的轟鳴聲,狠狠地朝著巫陽羽拍打而來。

    感覺到背後,那恐怖的能量氣勢,巫陽羽的臉色不禁狠狠一變。

    天知道,自己怎麼會被這家伙給盯上。

    想也不想中,他身上的不朽之力也開始散開來。

    “轟!”

    背後中。

    一股股蒼絕的偉力,狠狠釋放。

    更有一口口洞天照耀十方。

    在這段時間中,所領悟到的諸般意境,齊齊的釋放,閃爍出萬丈神光,朝著背後的巨手,便撞擊對峙過去。

    寒冰意境、雷電意境、劍意、血氣之道……諸般意境,齊齊的釋放。

    不斷演化異象,瞬間開啟!

    “轟隆!”

    兩者之力,狠狠地對轟之間,強大的力量,頓時掀起萬丈狂瀾,無邊的風暴,自兩者之間,瞬間的爆。

    伐天一般的氣魄,直接擴散到了方圓數十萬米的範圍。

    一尊尊古老的大山,一片片密林,一處處大地,都在這頃刻間,化作了齏粉,隨風飄散。

    “這股力量?!”

    陣陣驚呼聲,不斷的傳出。

    顯然。

    在這般恐怖的戰斗之下,已經有強者生出感應。

    甚至不乏其他宗門的秘傳弟子。

    但是,這個級別的戰斗,已經出了他們的想象,根本無力抗衡,只能夠臉色蒼白的注視著這一切的生,無法伸出援手。

    更有甚者,直接遠遁百里之外,生怕被這股力量所侵蝕到。

    “是巫陽羽!”

    一道聲音傳出。

    那是來自于斗神宗的聲音。

    這些弟子,有身上閃爍榮耀光芒,形成無邊聖潔氣息,分明是那榮耀殿才有的姿態。

    “巫陽羽……你也有今日!”

    有人。

    面容獰惡,環抱長劍,聲音中帶著怨毒的聲音冷笑著。

    對方,不是旁人,正是當初在那上古戰界中,被巫陽羽僥幸戰勝過的易玄。

    以他的實力,完全的可以和這邪那羅硬踫硬的戰斗一番,拖延住時間,等待斗神宗其他強者的出現。

    但是。

    他卻沒有這麼做,反倒是淡漠無比的看著這一幕,眼神中,不斷流轉的光芒中,閃爍著幸災樂禍的波動。

    如此的一幕,也讓不少斗神宗的弟子們,心中暗自的一陣怒意。

    他們這些人,沒有這個實力解救巫陽羽,甚至無法靠近,只能夠干著急。

    “如此的人物,呵呵……幸虧是沒有成為獄殿的弟子啊,否則,那獄殿恐怕就真的要滅亡了。”

    一陣冷冽的聲音傳出,帶著嘲諷的口吻,分明是沖著易玄去的。

    說話之人,身軀隱藏在黑暗中,不斷有龍吟的波動傳出。

    若是巫陽羽此刻在這里,定然可以認出對方的身份,正是當初和他一道加入到斗神宗的鬼蛟。

    鬼蛟,當年的身份便是蛟龍王,再次奪舍之後,更是擁有著九幽魔龍的血脈,許久未見中,鬼蛟的實力明顯大增,已經有了武宗級九重天的層次,還差一步,便是王者!

    這般進步度,絕對屬于宗門中的妖孽天才,而他加入的大殿便是彌天殿,未來彌天殿的秘傳弟子!

    作為巫陽羽的好友,鬼蛟自然對于易玄的做法不爽的很。

    “你敢對我這麼說話?!”

    冷冷的看著鬼蛟,易玄頓時大怒不已,聲音傳出,震懾蒼天,強大的王者氣息,狠狠地激而出,朝著鬼蛟便要開始鎮壓。

    “呵呵……易玄,你身為榮耀殿的弟子,可沒資格來管教我們彌天殿的人!”

    一人,踏足而動,已經出現在了鬼蛟的面前。

    對方身上戰意彌漫,赫然是一尊王者七重天的巔峰強者,即便是比起易玄依舊差距一些,但是卻也絲毫不懼怕易玄。

    顯然是那彌天殿的強者。

    在這般話語之中,也分明可以看的出來,此人對于易玄也是不屑的很,顯然,那般小人行徑,已經引來了不少人的不悅。

    “將此事,通知給諸位大殿的大師兄和大師姐們,尤其是獄殿的柳清璇,更要通知到,還有……那出手的邪族,明顯是大統領級別的,若是能夠聯系到就近的神子大人,自然更好!”

    說話之間,彌天殿強者,已經對于身邊之人做出了吩咐。

    這般做法,雖然也沒有直接出手,但是卻比起易玄的這種隔岸觀火的姿態,要好無數倍。

    “剩下的人和我一起前往,若是有機會,救下巫陽羽!”

    將一切吩咐下去,對方再次喝道。

    “多謝嵐海師兄!”

    對此,鬼蛟的臉上頓時露出了感激之色。

    “無需如此,巫陽羽不只是獄殿弟子,更是我們斗神宗的弟子,六大殿同為一體,這是亙古的道理,若非是因為我的實力無法和對方形成抗衡,我也會出手救援的。”

    名為嵐海的弟子擺手笑道。

    也就在這眾人安排之中,巫陽羽此刻的處境卻是越的危險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