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卷 天下誰人不識君 1586.妖佛聯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遠方虛空中,忽然有妖風和佛光一起閃現,前來攔截燕趙歌一行人的退路。

    燕趙歌等人並不意外,對方能追上來,多少有他們故意顯露行跡,留下線索的緣故。

    凶惡的妖風彌漫四野,籠罩寰宇,仿佛要將燕趙歌等人吞沒。

    這時,虛空里忽然道道雷霆炸裂,雷光涌動,形同一片獨立天地,將燕趙歌等人護持的同時,把妖風隔絕在外。

    風雷不停激蕩,差生激烈的踫撞。

    來者乃是一位妖族大聖,此刻同南極長生大帝針尖對麥芒,兩位大羅強者針鋒相對,短兵相接。

    對抗之下,兩人力量意境神妙之處彼此抵消些許,以至于他們的真容,也都顯化于燕趙歌等人面前。

    雷霆之間,一個老者頭戴冠冕,身著道服,立于九天之上,道道雷光仿佛化作車架載著他,瓔珞香雲遍布,正是玉清嫡傳路數,但卻自出機杼。

    無比狂暴的雷霆在他掌控下,秩序井然,演繹混沌開闢,時空變化,五行流轉,萬物生發,陰陽交匯,日夜更替等諸般妙理。

    天地萬物道理,仿佛都在一聲雷響間展現得淋灕盡致。

    正是昔年道門天庭神宮四御之一,南極長生大帝。

    而在雷霆海洋對面,凜冽妖風間,則立著一個高大身影。

    對方直立如人,披甲戴鎧,頭頂銀盔,手中一桿月牙鏟,聲如鶴鳴動九霄。

    遠看時一頭一面,近睹處四面皆人。

    前有眼,後有眼,八方通見;左也口,右也口,八口言論。

    “九頭大聖”看清對方模樣,燕趙歌眼楮眯縫起來。

    同南極長生大帝對峙之人,赫然正是名喚九頭蟲的妖族大聖,昔年中古西游紀元時也曾名動天下,羽蟲之屬,上古九鳳神鳥得道,別名鬼車,九頭鳥。

    中古紀元時曾經被楊戩楊二郎險些打死,後來隱居修養,直到這個紀元方才重臨人世,凶惡依舊,惦記著想要找楊戩報仇。

    而燕趙歌和燕狄兩人看見這九頭蟲,臉色都沉下來。

    距今約百年前,道門遭遇魔災,癸水、戊土、庚金三大絕魔相繼謀求重生,憑體都著落在道門傳人身上。

    燕趙歌等人謀劃布置以求化解魔災,結果九頭蟲統帥部分大妖橫插一手,以至于燕趙歌等人功敗垂成,陳玄宗、解明空、楚黎黎師徒險死還生,一同冰封直到如今不得解脫。

    看著九頭蟲,燕趙歌就想起昔年陳玄宗師徒三人的音容笑貌。

    他目光中寒芒暗藏,打量九頭蟲身旁之人,便又看見一個熟悉的面孔。

    做道士打扮,戴一頂紅艷艷戧金冠,穿一領黑淄淄烏皂服,踏一雙綠陣陣雲頭履,系一條黃拂拂呂公絛。

    這老者面如瓜鐵,目若朗星,雖然看上去像個得道全真,但卻一身妖氛。

    百眼魔君。

    此老雖然還未登大羅,但一身妖法神通之強,一些大羅強者都拿不下他,著實是太虛層次中的頂尖人物。

    當年燕趙歌等人將碧游天也遷入丹殿的時候,便遭這條老蜈蚣和其他大妖從中作梗,雙方也是交過手的老熟人,而今再次遇上。

    除了兩個大妖之外,卻還有佛光涌動。

    三位佛門尊者,站在一旁,同百眼魔君隔開一段距離,但顯然同為燕趙歌等人而來。

    中間一位佛門尊者跏趺而坐,右手結無畏印,左手持蓮華,華上有如意珠。

    雖然是頭一次當面打交道,但燕趙歌、燕狄、高寒都能認出,對方乃佛門正宗有名的除蓋障菩薩,太虛層次里頂尖的佛門強者,除蓋障院首座。

    除蓋障菩薩左方的佛門尊者,手里提著一只大口袋,面帶微笑,現歡喜如意,其樂陶陶之相。

    右方的佛門尊者,則和菩薩一樣跏趺而坐,一手挖耳,閑逸自得。

    “布袋羅漢,挖耳羅漢”高寒笑了笑︰“佛門自己說法是成阿羅漢正果,不過用咱們道門的衡量標準,或許該叫菩薩才對?”

    對面的除蓋障菩薩平靜說道︰“南極長生陛下安好,小僧有禮了。”

    虛空中,雷車上的南極長生大帝言道︰“無需多禮,亦無需多言,今日既然相逢,唯有做過一場,諸位道友請了。”

    他的聲音,既像是九霄雷罰,滌蕩天地罪業般震懾人心,又似和風細雨,潤物無聲般輕柔。

    兩種矛盾的感覺交織在一切,形成獨特魅力。

    而隨著他這句話說完,果然不再多言,滾滾雷霆就開始向著四周擴散。

    妖風激蕩下,阻滯雷霆。

    九頭蟲張口說道︰“你等愚不可及,妄想哄騙我輩,竟親身犯險,但你們的行蹤既然已經被查獲,又怎可能給你們逃走的機會?”

    “也無需去尋天甦殿和絕仙古劍,拿下你等,一切都手到擒來,三清嫡傳亦要遭腰斬之厄,一戰功成!”

    燕狄冷冷說道︰“只恐怕你們沒那個本事。”

    “無知小輩。”九頭蟲哈哈大笑︰“你以為,什麼叫大羅?”

    “消息送出,便知道你們具體在哪里。對我輩而言,不知你等確切行蹤也就罷了,知道你們行蹤,除了極少例外,何處不是須臾即至?”

    像是在證明他的話,就這片刻功夫,周遭虛空竟然隱現不穩之象。

    仿佛有不止一個身影,若隱若現,竟似乎就要憑空降臨此地。

    “道友得意太早了。”南極長生大帝身體周圍的雷光,猛然向著周圍擴散。

    光幕越來越淡,可是薄而不破,仿佛巨大的氣泡,竟然反過來包圍對面的兩妖三佛。

    雷光環繞下,妖風和佛光竟似乎也透不出去。

    “好本事!”九頭大聖勃然大怒,舉起手中月牙鏟,就朝南極長生大帝劈過去。

    同一時間,他九個頭顱一起仰天長嘯,掀起無窮罡風,向著包圍寰宇四方的雷霆光幕斬落。

    雷霆激蕩間不停炸響破碎,但一雷逝去,立馬又生新的,仿佛無窮盡,始終竭力阻擋颶風。

    燕趙歌朝其他對手望去,卻見除蓋障菩薩等三位佛門尊者,神情平和,毫不慌亂。

    除蓋障菩薩低喧一聲佛號,他手里蓮華上,如意珠閃動光輝。

    光輝越來越亮,到最後竟然比除蓋障菩薩本身佛光還要明亮的多,仿佛可以照徹無邊宇宙。

    “我佛慈悲,南極道友別來無恙。”一個身影從光輝中緩步走出。

    大羅層次的大勢至菩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