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2012章 唯有等待!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這是夜鶯有生以來遭遇的最大危機,沒有之一。

    而造成這次危機的主角,卻來自她最信任的翠松山,來自她很尊重的師叔!

    夜鶯看著松濤,覺得這熟悉的景色竟充滿了陌生之感!

    怎麼辦?怎麼辦?

    再有兩天的時間,這個師叔就要再次來到這里了!到那個時候,夜鶯的命運也就不受自己的掌控了!

    想著張不空最後盯著自己的胸前猛看的情形,夜鶯覺得一陣陣的惡心!

    她很想問問,問問這世界究竟是怎麼了!

    一個明明是個人面獸心的家伙,卻能夠在翠松山擁有崇高的地位,受到別人的尊重,可同樣的,一個對翠松山忠心耿耿的人,此時卻被所有人唾棄,成為了他們口中的叛徒!內奸!

    甚至,這種惡毒的稱呼有可能會伴隨夜鶯一輩子,永遠都無法翻身!

    夜鶯很沮喪。

    拋開那一身強悍的武功,以及那堅韌不拔的心性,其實夜鶯也就是個正處于青春期的姑娘而已。

    她能夠堅持到現在,已經是相當的難能可貴了。

    兩天,這兩天中的每一分,每一秒,對于夜鶯來說,都是關乎生命的!

    夜鶯走回了柴房。

    其實,這時候的她除了幾件簡單的衣物之外,並沒有其他的東西,在閉門思過的時候,夜鶯已經被沒收了一切通訊工具,和外界徹底的失去了聯系。

    “事到如今,也只有一個辦法了。”夜鶯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她扶著窗欞,透過柴房的小窗戶,朝外面看去。

    只要離開這里,那麼必然意味著要被永遠的逐出師門,夜鶯這輩子也都別想再回到這個生她養她的地方了。

    對于任何人來說,這都是個殘酷的結果,更何況,倘若夜鶯成功離開的話,那麼張不空定然會繼續散布各種對夜鶯不利的謠言,到那時候,夜鶯的逃離也會從側面更加坐實這些言論人言可畏,夜鶯永遠都不可能“洗白”自己了。

    她想要見師父張不凡一面,向師父說明一切。

    可是,師父會相信她嗎?

    如果師父會相信的話,那麼當初何至于會見都不見自己,直接讓戒律堂把自己軟禁五年呢?

    一邊是親弟弟,一邊是親徒弟,夜鶯並沒有百分百的把握讓張不凡相信自己的話。

    況且,張不空這些年里面確實做了太多的事情,他幾乎挑起了整個翠松山的大梁,想必張不凡根本不會相信,他有一個如此人面獸心的親弟弟吧!

    簡單的把這些可能性都分析了一下,夜鶯便已經下定了決心。

    如今之計,只有等甦銳派來的那個男人再次來到這里,然後和他仔細商議,才能做出進一步的決定了。

    夜鶯搖了搖頭,她的眼前不禁浮現出一個身影。

    這個身影的主人,自然就是甦銳了。

    如果沒有甦銳的話,夜鶯此時根本沒有活路可言!可以說,甦銳的行動,給了夜鶯逃出生天的可能!

    夜鶯忽然間開始相信了因果。

    種下什麼樣的因,就能收獲什麼樣的果。

    她當初救了甦銳一命,那麼現在甦銳就要反過來救她了。

    陰差陽錯的,甦銳本來是想幫助夜鶯擺脫軟禁生活,現在卻成了救命之舉!

    夜鶯攥緊了拳頭,毫無疑問,以她的執拗和剛烈的性子,如果遭受了張不空的那種對待的話,那麼絕對會一頭撞死在山崖上面!

    那個偽裝的砍柴弟子說下午再過來,可現在距離他們約定的時間段還有十來個小時呢。

    這一段時間可不能浪費掉,夜鶯知道,自己必須要做點什麼才好!

    想了想,夜鶯然後走到外面,用冷水洗了幾把臉。

    涼水讓她緊繃的神經稍稍的舒緩了一下。

    夜鶯用袖子擦了擦臉,然後望向了周圍,她意識到,現在周邊一定是有眼楮在暗中盯著她呢。

    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夜鶯開始邁動著步子,在山頂“溜達”了起來。

    她知道,眼下的慌亂解決不了任何的問題,只有鎮靜,唯有鎮靜!

    所幸的是,夜鶯並沒有在山頂看到任何的攝像頭,不然的話,她這段時間換衣服洗澡之類的都會被拍下來了!

    既然山頂沒有東西,那麼就往山下走走看吧。

    夜鶯知道,自己這個時候必須要做出一些反應來,否則極有可能會讓張不空更加的懷疑。

    還好,有甦銳給夜鶯保留下了一份希望。

    在初次遇到甦銳的時候,夜鶯只想殺了他,替姐姐報仇,現在看來,世界真是陰差陽錯,曾經自己最想殺的人,現在卻成為了自己的救命稻草。

    夜鶯的眼楮里面充滿了警惕的神色,然後開始緩緩邁動著步子。

    她做出了這幾個月來都沒有做出的舉動!

    下山!

    這兩個字對于她而言,已經代表著一種截然不同的意義了!

    那是生之渴望!

    在夜鶯離開了頂峰二十幾米之後,忽然從山石的後面傳來了一道聲音︰“師姐,你最好還是回去吧,不要在這里晃蕩了。”

    這聲音之中帶著明顯戲謔的味道。

    夜鶯回頭一看,一個身穿翠松山服飾的弟子正靠著石頭,一臉嘲諷的打量著她呢。

    要是放在以往,這種級別的弟子在見到夜鶯之後,都要恭恭敬敬的喊她一聲師姐,何至于如此不敬?

    從對方這態度之中,夜鶯已經判斷了出來,張不空之前所散布的那些言論已經徹底的流傳了開來,而且,此人既然能夠被張不空派來這里,絕對是對方的心腹無疑了。

    “回去吧,師姐。”那弟子冷笑道。

    夜鶯站在了原地,眸子中露出了冷芒,她並沒有立即離開。

    “我知道你在試探我。”那弟子冷笑道︰“師姐,我一個人或許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我敢保證,只要我們兩人動起手來,那麼接下來就會有更多的人朝此地趕來,你信還是不信?”

    夜鶯當然相信,張不空既然花費那麼大的精力布了一個局,自然沒有讓自己逃走的道理。

    夜鶯冷冷的哼了一聲,便重又朝山上走去了。

    那弟子看著夜鶯的背影,然後竟然掏出了手機,發了條短信。

    手機!

    這是張不凡明令禁止的東西。

    老家伙確實比較因循守舊,不願意和現代社會接軌,在他看來,無論是修武還是修心,都必須盡最大的可能來避免外界的紛擾,手機這種東西,只會讓人分散注意力。

    可是,這名弟子竟然敢在翠松山境內用這種東西,毫無疑問,這是出自于張不空的授意!

    這個大權在握的家伙,已經開始一步步的把翠松山打上他個人的烙印了!

    夜鶯回到山頂之後,換了另外一個方向,不過她同樣只往下走了二十幾米,就被別人給發現了。

    同樣的,夜鶯遭受了一頓冷嘲熱諷,然後繼續回到山頂。

    對于她來說,已經無需繼續試探了,因為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她妄圖“逃離”的消息肯定已經傳到了張不空的耳中,這種反應是極為正常的,要是夜鶯一直沉默的在原地束手待斃,那才值得懷疑呢。

    既然是這樣,張不空估計就不會太過在意了,他會優哉游哉的等上兩天,而在這兩天之內,就是夜鶯逃離的最好時機。

    然而,該怎麼逃離呢?

    周圍的防守已經很嚴密了,夜鶯真不知道甦銳派來的那個中年男人能不能再次渾水摸魚的登上山頂。

    現在她已經沒有任何的辦法,唯有等待。

    如果一天半之後,這個中年男人還沒能上來的話,那麼夜鶯就準備強行殺出去了!

    她是絕對不可能讓張不空的陰謀得逞的!

    想到這里,夜鶯不禁望向了翠松山的主殿,從此地看過去,中間還隔著很多座山頭,那麼,究竟有沒有辦法能夠把這消息通知給張不凡呢?

    以師父的性格,如果得知了,那麼斷然不會坐視不理的。

    帶著滿心的沉沉思慮,夜鶯回到了柴房之中,坐在那簡易的床鋪上面,她的心情開始翻涌了起來。

    就在夜鶯焦慮等待的時候,甦銳已經來到了首都軍區總院。

    這貨捧著一束花,站在了總院的住院大樓下面,望著這高高的樓層,此時的甦銳不禁覺得有點汗顏。

    久洋純子還住在這里呢。

    當初答應半個月就接純子出院,結果甦銳手頭的事情太多太多,一直忙到了現在才得以回到這里。

    “希望這個丫頭不要怪我才好。”

    甦銳看了看手中的鮮花這還是在醫院門口的那一排花店買的,所有看望病人的人都會在這些黑店里被狠宰一筆,甦銳自然也不例外。

    搖了搖頭,收起了思緒,甦銳走進了病房大樓。

    等他走到了純子的房門口,還未進門,便听到純子說道︰“張醫生,你還是把你的鮮花給拿走吧,每天都送來,我可真多不需要。”

    “純子小姐,我還是希望你能接受我。”這個醫生說道︰“你總是說你有男朋友,以這種借口來拒絕我,可是我在這些天里面並沒有發現你的男朋友出現過。”

    久洋純子無奈的搖了搖頭︰“張醫生,你很優秀,但是我真的有男朋友了。”

    “純子小姐,我是真心的。”

    這張醫生看起來文質彬彬的,戴著金邊眼鏡,看著純子,一臉的熱切與渴望。

    就在這個時候,甦銳走到了門口,咳嗽了兩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