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眾神生惑 天兵天將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此等小事,臣下一觀便知。”

    千里眼一听玉帝所問,立刻便是輕笑了一聲。隨後只見他雙目大睜,刺目神光已經是順著他的目光,透過凌霄寶殿,向著三十三重天之下的天界飛射了過去。

    天上地下,還沒有什麼東西能夠逃過他的眼楮。就像是阿斯嘉德的海姆達爾一樣,只是一雙眼楮,他們就能照見大千世界。不論是人是物,仙凡妖神,都逃不過他的眼楮,甚至說是那種常人無法觀測的能量輻射,因果命運,他們也都能看見一些。

    而周易也沒有刻意隱藏自己行蹤的意思,他來的光明長大。所以只是一眼,千里眼離婁就已經是確認了他的所在。

    “已經看到了。陛下,下界有位神靈挾持了正一真人,正往天庭前來。此人神力極強,小神不可見其端倪,只能見日月星辰之力皆為此人所動,供衛其側,如奉主人。想來此人神職必然非同凡響。”

    “日月星辰?”一听這話,玉帝心里頓時就是一緊,然後忍不住地就面色發寒了起來。

    諸天星辰,日月首當其沖。上古八主有日月二主,這就證明了日神月神在此方世界到底是多麼尊崇的地位。可以說,如果有日神月神的存在的話,玉帝的這個位置是坐不穩的。所以自打建立天庭之後,玉帝就從來沒有過敕封日月真神的想法。

    這不僅僅是因為他沒有這個能力去敕封日月真神,更是因為他不願意去做這樣的事情。甚至說為了防止有人得到日神或者月神的權柄,他更是把此方世界的太陽運轉之權交托在一件死物的上面,並且把月神的宮殿塵封了起來,只交給一個沒有人會在意的女仙管理。

    他幾乎斷絕了別人成為太陽太陰之神的可能。但是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又有人以這種方式,獲得太陽太陰的神力。而且星宿之力,二十八星宿之神難道是死的嗎?

    想到了這里,玉帝就已經是忍不住地怒目看向了那二十八星宿之神。但是這些掌控著星宿之力的神仙從來都是他啃不動的硬骨頭,這個時候他們只是做出了眼觀鼻,鼻觀心的架勢,就讓玉帝只能硬生生地咽下這口怨氣。

    在這個時候,他不得不低下自己高傲的頭來,以一副他自己都感覺別扭的語氣對著這二十八星宿之神問道。

    “二十八星宿,可有辦法把那人身上的星宿神力收回來,以免他以此作惡?”

    這是很正常的要求,二十八星宿也不可能繼續在那里裝聾作啞。不過隨著他們幾個人的一番動作,很快就有人面色難看地站了出來,同時對著玉帝這樣地稟報起來。

    “啟稟陛下,小神無能,收不回那人身上的神力。那人身上神威如海如獄,權能之盛遠在我等小神之上。正所謂螢蟲不能與皓月爭輝,我等小神實在是無能為力。”

    就在剛剛,二十八星宿和周易的神力做了一個小小的接觸。如果能輕而易舉地瓦解他身上的星辰之力的話,他們肯定會這麼做。因為用這樣簡單的手段就讓玉帝欠他們一個人情,其實是一個非常劃算的買賣。但是在接觸了之後,他們就不再有這種想法了。

    所謂星辰之力,除卻日月之外,在上古之時盡皆在天主之手。天主把持天穹,手握星辰之力,風雨雷電盡歸其所用。是當之無愧的萬神之神,至高神主。那個時候,即便是有星神存在,也不過只是天主麾下一個小兵而已。就如同二十八星宿之神所說的那樣,螢蟲不能與皓月爭輝,星神也絕對不可能和天主對抗。這是絕對的等級壓制,是天命所歸的統御之權。

    所以他們剛一接觸,就已經是體會到了那種天生的威壓,那種讓他們臣服的感覺。這是一種非常要命的感覺,他們幾乎就要去屈服了。不過他們畢竟是神仙,不是什麼天生孕育出來的神靈,他們中屬于仙人的佔了很大一部分。所以在一番掙扎之後,他們還是清醒了過來,沒有做出那種臣服的選擇。但是同樣的,他們也沒有選擇對抗。

    二十八星宿是星神之選,不是什麼人都能做到這樣的位置的。不然,他們中間也不會出現那麼多的異類神仙。可以說,只要他們願意,他們就能超然于事外,不受天庭里這些亂七八糟的斗爭的影響。而實際上,他們現在打的就是這個主意。

    天主回歸?這對于整個天庭絕對可以說是一場軒然大波。一個不小心,上面的那位玉皇大帝可能就坐不住了。他本身就沒有資格坐在那里,所以被趕下台來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以天主的權能,這非常容易。而唯一的問題就是,玉帝背後的那些老家伙們願不願意這樣的事情發生。

    不是每個人都歡迎天主歸來的,也不是每個人都希望現有的平衡被打破的。可以想象,就算是天主想要回歸,也是必然要經歷一番巨大的波折的。而這個時候如果他們直接跳反,也必然不會是一個明智的選擇。勝負未分,太快下注可是有風險的。以他們的身份實在是沒有必要冒這樣的風險,所以置身事外才是他們最好的選擇。

    二十八星宿同氣連枝,已經是下定了這樣的決心。而看著他們就這麼默不出聲的表態,玉帝心里的不安也是越發地嚴重了起來。

    他已經猜到了一些東西,而也正是因為他猜到了的這些東西,他才更加的患得患失了起來。這個時候,雖然他還不知道周易的來意到底是什麼,但是這並不妨礙他把一切都往最糟糕的地方想。而如果真的是最糟糕的那個情況,那可是他完全接受不了的下場。

    從天庭至尊的位置上跌落下去,去做一個普通的仙人,這不是他能夠接受的事情,也不是他願意看到的事情。可以說,為了防止這樣的事情發生,他願意賭上自己的一切。而這個時候,已經是他該做出決定的時候了。

    所以立刻的,這個下定了決心的天庭之主就一拍自己面前的玉案,猛地站了起來。

    “天兵天將何在,四方護法神何在?有狂徒膽敢沖擊天庭,冒犯天威,難道你們不知道該怎麼做嗎?”

    居移氣養移體,當了兩千多年的天庭玉帝,他早已經是養出了赫赫威勢。而當他下定了決心開始發號施令的時候,即便是再多的人對他心有不服,也是不得不按照天庭的規矩站出身來,對著他回復道。

    “臣等領命,還請陛下下旨,點齊兵馬,捉拿此人!”

    “好。四大天王何在?四值功曹何在?四方神君何在?四大元帥何在!”

    玉帝大袖一揮,就開始一一點名地號令起了殿下的神仙。而隨著他的號令,這些什麼都還不知道的神仙就已經是手持兵刃,一個個地站了出來。

    “臣增長天王在此,臣持國天王在此,臣廣目天王在此,臣多聞天王在此!”

    當先說話的是佛門入渡天庭的四大法王。他們本是西方佛門的護法神王,因為玉帝的有意接洽,才會被西方佛門送入天庭為官。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算是盟友的關系。所以在響應玉帝的速度上,這四大法王的速度是最快的。而在他們之後,四個持刀槍劍戟,身披甲冑的神仙也是站了出來。

    “臣值年功曹在此;臣值月功曹在此;臣值日功曹在此;臣值時功曹在此!”

    這是四值功曹,天庭的護法神將。有考教功勞,巡查護法的職能。本領不算大,但是動用天庭大軍還非要有他們不可。他們是玉帝的心腹,是天庭兵馬的監控者,可以說點出了這四個神仙,就已經是說明玉帝出兵的決心了。

    隨後四方神君,青龍孟章神君,白虎監兵神君,朱雀陵光神君,玄武執明神君。四大元帥,馬元帥華光大帝,趙元帥財神趙公明,溫元帥溫瓊,關元帥關羽也一一出列。

    這八人,四大神君是道門四方四象之神,主管星宿四時,兼有星宿時宿之權能。是道門一等一的強大神祗。而四大元帥則是歷代人皇手下的一等一的戰將英靈。雖然說作為神仙,他們只是香火英靈之身,難以掌控神靈的真正力量。但是以他們生前的身份,他們完全可以當做可以被掌控的軍神戰神,來被天庭驅使。

    有了這些人,可以說天庭的中堅力量已經是拿出了一半。別說是拘拿一個人,就是對那些一方大妖大魔的勢力發動一場戰爭也是完全足夠了。但是玉帝還是不放心,他可是見過上古天主威儀的人,所以立刻的,他就再度呼喚道。

    “托塔天王,武德星君,佑聖真君,三壇海會大神何在?五方揭諦,五耪婢 宥沸薔 ×綴臥冢 br />
    “臣等在此,恭候聖命!”

    “雷公電母,風伯雨師。天蓬元帥,天佑元帥,三十六天將何在!”

    “臣在此!”

    越來越多的神仙出列,越來越多的神仙開始覺得不對勁。但是玉帝已經沒有給他們更多的時間去思考前因後果了,因為此時他已經是下達了最後的命令。

    “速速領命,由托塔天王統領天兵天將,代朕親臨,捉拿此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