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661章︰縣淪陷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片刻之後,鄢陵軍主將屈塍與副將晏墨便領著各自的親衛,來到了趙弘潤所在的小土坡。ap;

    剛見面,趙弘潤便看到晏墨臉上帶著幾分遺憾之色,遂笑著調侃道︰“怎麼,迫不及待要去接受鄢陵軍應得的賞賜麼?”

    他口中的賞賜,指的就是查抄縣城內那些為富不仁的貴族,對于一般名聲較好的貴族以及其余百姓,趙弘潤早已下令嚴令︰不許侵犯!

    畢竟,趙弘潤正在致力于打造魏軍的正面輿論,任何不被允許的犯罪,那都要受到嚴厲的軍紀處罰。

    至于像查抄萬氏一族家財這種事,雖說也是一種搶掠犯罪,但是趙弘潤卻有意忽略了︰那種家伙,沒人權。

    “殿下瞧您說的……”听了趙弘潤的調侃,晏墨苦笑著說道︰“末將孑然一身,又尚未婚配,一人夠吃夠喝就得了,要多余的錢財作甚?……末將只是擔心,新降的士卒不知我鄢陵軍的軍紀,況且剛剛得勝,軍卒們心中亢奮,恐怕鄒信不足以控制局面,會生一些……不好的事。”

    不好的事,晏墨說得很隱晦。

    要知道自古以來,得勝的軍隊在攻克敵城後可以肆意搶掠,欺凌城內的軍民,這已經是一條數百年的不成文慣例,亦是戰爭的丑惡之處。

    別以為新降鄢陵軍的那兩萬軍卒是楚國的正軍,就天真地以為他們會在攻破敵城後會對城內居民秋毫無犯,要知道,戰後的搶掠、屠殺,自古以來就是讓這些繃緊神經的士卒們宣**力、泄負面情緒的有效途徑。

    並且,搶掠的財富,亦是這個年代士卒們的重要經濟來源。

    尤其是在楚國這種人滿為患,縱使是當兵也拿不到多少錢餉的國家。

    或許有人會說,縣的居民亦是楚人,而鄢陵軍上下,無論是舊部還是新降的楚國正軍,亦是楚人,難道楚人還會搶掠、屠殺楚人麼?

    事實上這個問題根本不需要回答︰那以熊氏一族為的楚國貴族亦是楚人,為何他們卻致力于壓榨同胞的血汗,對待其同胞的態度連家養的一條狗都不如呢?

    因此,毫不夸張地說,縱使投降鄢陵軍的楚國正軍,也是有可能在縣做出丑惡的行為的。.

    當然了,這是趙弘潤歷來抵制的,畢竟鄢陵軍如今可是掛著魏*隊的投降,他的一舉一動,直接影響到整個魏國的風評,趙弘潤怎麼可能會容忍敗壞他魏國風評的害群之馬呢?

    不過這一點,相信那些原相城楚軍士卒們心中也有數,畢竟他們在鄢陵軍也呆了幾日了,鄢陵軍的軍紀他們自然而然也听說了,倒不至于有膽量違背趙弘潤的命令。

    只不過,事有萬一,不能保證會不會有人被勝利的喜悅沖昏頭腦,而將趙弘潤再三強調的軍紀拋之腦後,想來晏墨也是提防著這一點。

    “這件事,就交給鄒信吧,依本王看來,鄒信也是一位很有能力的將領,他會有分寸的。”說著,趙弘潤頓了頓,繼續說道︰“屈塍、晏墨,此番本王請你們過來,是因為青鴉眾向本王傳達了緊急軍情,據說符離塞派出了一支大概三萬人的援軍,此刻正急匆匆地趕來縣,你們即刻帶兵前去,至小丁山,那片丘陵地形復雜,且又是符離塞楚兵前來的必經之路,不妨在那里設下埋伏。”

    ……

    屈塍與晏墨表情古怪地對視一眼。

    隨即,屈塍從懷中取出行軍地圖,在地圖上找到了趙弘潤所說的小丁山果然是一個絕佳的伏擊地點。

    簡直……

    屈塍與晏墨又對視一眼,驚地說不出話來。

    雖然他們早就听衛驕、呂牧、穆青等宗衛們提及過,說他們家肅王殿下有著過目不忘的記憶,只要是看過一遍的東西,無論如何也不會遺忘。

    起初似屈塍、晏墨等將領只是敷衍相信一下罷了,可他們逐漸現,眼前這位肅王殿下還真是如宗衛們所言的那般……恐怖。.

    為何是恐怖?

    倘若你的敵人是一個時刻將地圖分毫不差記在腦海里的家伙,你也會感到恐怖的。

    因為這意味著,這個“敵人”無懈可擊,你的任何動作,幾乎都瞞不過他。

    還好我沒可能成為殿下的敵人……

    晏墨暗暗抹了抹汗。

    “怎麼了?”見屈塍與晏墨忽然詭異地不說話,趙弘潤皺了皺眉,催促道︰“事不宜遲,你二人即刻帶兵前往,縣這邊,本王與汾陘軍會替你們善後的,不至于吞了應屬于你們的獎勵。”

    “殿下言重了,末將豈會信不過殿下您?”

    玩說了幾句,屈塍與晏墨當即聚攏麾下鄢陵軍舊部,帶著他們前往小丁山一帶。

    至于那近兩萬新降的原相城楚軍,趙弘潤考慮到這支軍隊新降,他們對鄢陵軍以及對他趙弘潤尚且不是很信任,倘若在破城之後將他們調到小丁山去,或有可能引起他們的懷疑不是說好攻破縣,就將城內萬氏一族等貴族的家財分給我們麼?難道是謊言?

    考慮到有可能會出現這種情緒,因此趙弘潤無意讓那近兩萬新降的士卒參與到小丁山的伏擊戰。

    反正從符離塞趕來援護縣的軍隊也就三萬人,只要屈塍、晏墨二人能夠成功伏擊這支軍隊,萬人左右的差距,其實並不算什麼。

    畢竟,鄢陵軍剛剛打下縣,士氣正旺、手感也熱。

    相比之下,趙弘潤更加擔心蘄縣那邊。

    雖說符離塞援護蘄縣的軍隊只有一萬人,與其說是增援,倒不如說調動部署兵馬,可能符離塞的守將,此刻還不知曉蘄縣已有一半落入商水軍的手中。

    但話說回來,眼下蘄縣的戰事多半還未結束,無端端冒出一支一萬人的楚軍援兵,很有可能對商水軍造成什麼不利影響。

    好在青鴉眾也已將此事傳告于伍忌,相信伍忌與南門氏等人也會做出相應的應對。

    “殿下,汾陘軍入城了。”

    就在趙弘潤沉思之際,宗衛長衛驕在旁提醒道。

    趙弘潤抬頭望向遠處,果然瞧見遠方的汾陘軍西衛營,正在其營將蔡擒虎以及副將許鄙的率領下徐徐入城。

    與昨日的情況一樣,汾陘軍西衛營之所以在此,只是為了給鄢陵軍做個掩護,防備一些意料之外的突情況。

    比如說,西北邊城父縣方向突然殺來一支楚國的援兵什麼的。

    而眼下這支五千人的汾陘軍西衛營進駐縣,也並非是與鄢陵軍搶功,而是受趙弘潤的托付,維持城內的治安罷了。

    畢竟趙弘潤還真有些擔心,那近兩萬新降的原相城正軍士卒,會不會被剛剛的勝利沖昏頭腦,以至于在城內殺燒搶掠宣泄負面情緒,從而影響到他們魏*隊的風評。

    “唔,我等也入城吧。”

    點了點頭,趙弘潤與宗衛們以及肅王衛們,下了土坡,與遠處的汾陘軍西衛營匯合,在後者的保護下,徐徐進入了縣。

    不得不說,剛剛被攻克的縣,尚籠罩著一股緊張的氣氛。

    據青鴉眾的匯報,縣守將孫叔軻領著一支殘軍仍在城內殊死反抗,只可惜,自古以來的攻城戰,一旦進攻方攻破了城門,攻到了城內,就幾乎沒有再被擊潰的可能。

    除非此時守城方有一支援軍趕到,否則,孫叔軻就算是天大的本事,也難以挽回敗局。

    因為,縣楚軍軍勢已失!

    因此,趙弘潤並不擔心那些近兩萬的新降楚軍能否完完全全地控制這座城池,相比之下,他更加在意這支降軍是否在城內做了什麼不好的事。

    不過事實證明,楚國正軍不愧是正軍,在城內尚留有反抗力量的情況下,兵將們並沒有被勝利沖昏頭腦,忙著去搶掠財富,負責指揮這支軍隊的將領鄒信,仍在有條不紊地指揮地戰事,指揮對孫叔軻部署的攻打。

    “殿下,整塊骨頭都被鄢陵軍啃了,好歹也讓我也喝口湯吧。”

    在听說城內尚有反抗力量時,蔡擒虎舔著臉在趙弘潤面前懇求道。

    還別說,因為這場仗屬于鄢陵軍,沒有他揮本領的機會,可真是將他給憋壞了。

    瞥了一眼西衛營副將許鄙那搖頭無奈的表情,趙弘潤笑著說道︰“只能以你個人的名義參戰,須知這場仗是屬于鄢陵軍的,你就算立下功勛,本王也是不會給記功的。”

    “要那玩意作甚?”

    蔡擒虎嘿嘿一笑,帶著悍勇隊跑沒影了。

    不得不說,這是比晏墨、伍忌等人還要純粹的將領,向往的是更加純粹的,在沙場上那種拼殺的感覺。

    說白了,就是徹頭徹尾的好戰分子、戰爭狂。

    天下很大,總有出現一些奇葩的家伙。

    約半個左右,在蔡擒虎與他麾下那近千左右悍勇隊的這群好戰分子的無私幫助下,鄢陵軍的鄒信終于掌控了整座城池。

    而這個時候,城內那些原相城正軍士卒們,這才開始忙碌于奪取應屬于他們的財富。

    不過,鄢陵軍的軍紀使然,他們並沒有違禁地侵犯城內的百姓,而是帶隊殺入那些以往為富不仁的貴族的府邸。

    對于這件事,趙弘潤選擇了沉默。

    雖然他很清楚,那些貴族十有*會被殺光,且其府上的女眷們,恐怕也會受到侮辱。

    然而,這已經是最克制的結果了。

    某些從古遺留至今的丑惡行為,那種不成文的事,縱使是趙弘潤也是無力扭轉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量減少對縣的侵犯,不叫這座城池遭遇當年魏國召陵那般的慘劇。

    而在他感慨的時候,蔡擒虎與鄒信聯袂而來。

    二人,將一名五花大綁的楚將丟到趙弘潤面前。

    仔細一瞧,正是縣的守將孫叔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