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章 還敢玩得再嗨些嗎?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

    隨著冰雪神使冷冽的聲音,一股強大而冰冷的氣勢向四面八方擴散而去,籠罩住了在場的所有人。.很多人,都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寒顫。

    一時間,現場一片鴉雀無聲,噤若寒蟬。

    很多人不理解冰雪神使突然做的這個提議,按照往屆傳統,只有冬神族和神殿之中,最有潛力,最優秀的年輕人們才有機會接受冰雪元素的測試,看看能不能有機會繼承冬季女神的血脈和功法。

    自數千年來,一直都是如此傳統,從未有過外人去試圖繼承血脈和功法。

    就拿當今冰雪神使本人來說,就是通過了冰雪元素的測試,繼承了冬季女神的一部分血脈和功法,這才成為冰雪神使的。

    當然,平常這種測試,男女都有機會。只是男子通過測試的幾率偏低,由此大多數有資格繼承冬季女神血脈和功法的,都是年輕女子。

    事實上,整個冬神族和神殿內部人員之中,幾乎所有人都或多或少有些冬季女神的血脈。就拿冬神族來說,不管是部落主脈還是支脈的創始人,都曾經得到過冬季女神的青睞,獲得了她部分血脈和功法的繼承。之後,更是將血脈開枝散葉而去。

    只是這種血脈隨著一代代的傳承,始終會逐漸稀薄。

    由此,每一個冬神族或神殿內部的年輕人們,人生最大的夢想就是能夠得到青睞,繼承新鮮的血脈和功法。

    冬季女神的血脈十分高貴,修煉功法更是浩瀚如海。

    如今在外流傳的血脈很稀薄,功法也殘缺而十分淺薄。每個人,都想從冬季女神那里繼承更多的血脈和功法。

    據說,僅僅是據說。

    在冬神族內,流傳著這麼一個傳說。冬季女神一直在尋找一個能完全繼承她血脈的傳人,一旦找到合適的人選,她會將最原始精純的血脈和畢生的修煉功法都傳承給繼承人。®. ® &reg

    從此之後,那個繼承人將會是新的冬季女神,強大無比永生不死。

    這故事雖然荒謬,或者即便真實,概率也是極低極低。正常情況下,比起普通人中彩票的概率還要低。

    但這畢竟是每一個擁有冬季女神血脈的人,藏在心中最深處的願望。

    但是眼下,冰雪神使大人竟然提議在場的所有人,都有機會參與測試!這個提議,在很多人心中不啻于掀起了驚濤駭浪。

    平心而論,一些優秀的年輕人們內心是不願意接受的。畢竟更多的人參與,就有可能分掉自己獲勝的幾率。

    但是一些曾經參與過遭到淘汰,並且年齡較大的人卻是心中火熱,如此一來,豈非再度擁有一次獲取冬季女神青睞的機會了?

    當然,所有人都知道曾經被淘汰過的人,或者是外人獲得青睞的幾率極低極低。但是再低,也並非就是全無可能。

    由此,冰雪神使的提議,勢必會有一部分人得利,一部分人不滿。

    只是因為冰雪神使是冬季女神的代言人,行走在人間的代表。即便不滿,但是大多數人還是只敢在心里想想而已。

    精神過來的王焱,一下子明白未來丈母娘的意思,擺明了就是在為南蓮姐爭取一個機會。南蓮姐的身份可是華夏國非局的人,雖然事實上是冰雪神使的女兒。

    但由于冰雪神使向來必須保持純潔之身,只有在退位後才能結婚生子。由此,也只有冰雪神使的一些貼身親近之人,才能知曉南蓮是冰雪神使女兒的事實。

    說實話,未來丈母娘有些借國非局和北極熊特勤局的勢的嫌疑。但是她畢竟是在替南蓮姐爭取機會,王焱自然是樂見其中。.

    唯一有些尷尬的是,未來丈母娘似乎有些用力過猛了,每個人都必須參加就太夸張了,這就像是在舉辦一場大型選秀活動。

    最偏偏向王焱和紅色坦克這樣的人,是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得到冬季女神的青睞,並且賜予血脈和功法的。王焱和冬季女神的血脈是截然相反的體系,就算冬季女神再怎麼對王焱愛屋及烏,也不可能干得出那種蠢事來。

    不過這樣似乎也不錯,如果能和冬季女神那個便宜師娘再多溝通溝通,聯絡聯絡感情,說不定就能替南蓮姐走走後門,得到個冬季女神的傳承之類。

    就在王焱琢磨著,怎麼和冬季女神溝通,怎麼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來走後門時。

    驀地,冬神族大祭司走出來反對道︰“尊敬的神使大人,我知道您的提議是想再給大家一次機會。但是海選人數眾多的話,會不會對神靈有所不敬?此外,若讓某些別有用心之人接近神靈,是不是會帶來一些不好的後果?”

    冬神族大祭司在冬神族內的威望,甚至比族長科爾猶要高出半籌。他出面反對,自然引得一波不贊同冰雪神使提議之人,紛紛出言附和。

    冰雪神使冷冷地瞥了一眼大祭司,她早有預料會有人出來反對,她淡定自若道︰“大祭司多慮了,此事本神使已經和冰雪元素精靈們溝通過了。她們對于此次大海選,還是很感興趣的。我們只要在眾多海選者中,挑選出幾位候選人,再去嘗試和上神溝通,自然不可能對上神不敬。至于別有用心之人,呵呵,你認為別有用心之人,會通過冰雪元素精靈們的篩選嗎?”

    “這……”大祭司微微語塞,沒料到冰雪神使竟然提前走通了冰雪元素精靈們的關系。

    那些冰雪元素精靈們,都是冰雪元素中天然孕育誕生出來的精靈,都是冬季女神當年培育的愛寵。她們若是願意海選,大祭司也是無力回天。

    “既如此,那就遵從神使大人的提議吧。”大祭司淡淡地說了一句,就往後退去。

    在他身後的北地之虎阿納托利急了,傳音說︰“義父,很多人都反對這個提議,我們應該拉攏那些反對者,和冰雪神使好好抗爭一番。”

    以阿納托利原本的驕傲,對于此提議絕對是無所謂的態度。但是之前的自信,在和王焱的一次次斗爭的失利中,已經喪失殆盡。

    他真的怕王焱那家伙,又搞出點什麼花樣來,讓整個局勢陡然反轉。

    更何況,原本能和他媲美的對手只有三兩個,但是那個南蓮似乎和冰雪元素的親和力極強。如果同意提議,等于平白多出了一個極強的對手。

    大祭司淡淡地不言語。

    “義父,不如我們當眾揭穿那南蓮有可能是冰雪神使女兒的消息。”阿納托利臉色陰鷙地說道,“那樣肯定會對冰雪神使的聲望造成巨大打擊,引起大家對她的反對。”

    大祭司眉頭淡然一挑,平靜無波的傳音道︰“無憑無據的事情,我勸你還是不要多想了。阿納托利,你好好地參加遴選。之後的事情,自有義父來謀劃。”

    阿納托利盡管有千萬個不情願,卻還是不敢忤逆大祭司的意思,道了聲“是”,退後後,眼神陰冷地朝王焱看了一下。

    現場,少了大祭司的牽頭,一些反對的聲音也被壓了下去。

    冰雪神使的提議,算是已經造成了既定事實。此時,自然是有人歡喜有人憂了。

    冰雪神使一錘定音後,祭壇上驀地冰雪漩渦大作。

    濃郁的冰霧之中,一個個身材嬌小,靚麗漂亮的冰雪小精靈撲稜著翅膀飛了出來。她們的外表和人類差不多,但是嬌小了許多倍,一個個粉粉嫩嫩,背後還有一對半透明的蝴蝶狀翅膀。

    漂亮的小精靈們甫一出現,就引起了無數人的驚嘆。即便是冬神族人,大多數一輩子都沒有見過冰雪元素精靈。包括王焱和紅色坦克在內,也都是第一次見到。

    “柏麗莎,這些小東西都很可愛嘛。”王焱忍不住出言贊道,“就像是一個個縮小版的蘿莉。”

    “老王,你可別亂來啊。”

    柏麗莎已經被王焱折騰怕了,每一次他只要一有動作,事情總是會朝著極度詭異的方向展……她是真怕王焱打那些冰雪元素精靈們的主意,看人家長得漂亮可愛,就抓幾只回去當寵物養。

    正常情況下,正常人類都是做不出這種事情來的。但是那倘若是火焰之子的話,就不好說了。

    王焱被她的語氣和眼神弄得一陣郁悶無語,這是什麼眼神啊?把他王焱當成蘿莉控了嗎?再說了,那麼小點點大的蘿莉,能有什麼用啊?

    正在此時,為的冰雪精靈突然一聲大叫︰“姐妹們,節目開始了,都排好隊。現在,有請二十四位美女登場~”

    二,二十四位美女?

    王焱心中一突,突然有了些不妙的預感。

    果不其然,那一大群亂哄哄飛舞的冰雪精靈們,開始排好了隊,婀娜多姿的組成了一個半圓形陣,不多不少,正好二十四個。

    “請亮燈!”

    “叮咚咚叮!”

    那些冰雪精靈們,面前亮起了一盞盞湛藍湛藍的燈光。

    見得這一幕,旁人還沒感覺,可王焱卻是傻眼了。這,這是什麼節奏啊?

    冬島上的人都太無聊了嗎?

    神殿守衛們練就了一身無敵的酒量。

    宮裝侍女們連接了衛星電視看一些亂七八糟的狗血言情劇。

    這些冰雪小精靈們,開始興致勃勃的玩起了某種亮燈滅燈節目的模仿秀版……

    此情此景,還真讓王焱誤以為去到了江甦某舞台上。他的嘴角直抽搐,這冬島上的人和精靈,還敢再玩的嗨一些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