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1886章 黑寡婦的邀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這一次蔣飛真可以說是技驚四座,關于黑寡婦的傷疤問題,這可是萬獸山幾百年都沒能解決的老問題了,說起來萬獸山這麼大的組織,可以說是匯集了幾乎所有真仙級凶獸高手的地方,他們幾百年來都沒能解決這道傷疤,那就足以看出這傷疤有多難纏了。ape小  Δ說

    “這……這是真的嗎?”黑寡婦用雙手撫摸著自己的臉頰,原本的傷疤早已消失不見,此時她的面龐簡直精致的用放大鏡都找不出半點瑕疵。

    “切!”謝天心的老對頭撇了撇嘴,雖然她跟黑寡婦沒什麼過節,但女人總是善妒的,曾經的萬獸山女神再次歸來,自然讓她覺得有些自慚形穢。

    “呵呵,妹子,恭喜啊!”謝天心倒是自肺腑的替黑寡婦高興,一來她是那種掉進錢眼兒里的女商人,對利益的看重遠勝于容貌,所以對黑寡婦也就沒那麼嫉妒了,二來也是出于蔣飛的原因,現在黑寡婦得了蔣飛的好處,也算是欠下了他的人情,這樣一來,蔣飛在萬獸山大佬當中,就有了兩個後盾,謝天心也算是多了個盟友。

    “姐姐!你掐我一下,這是真的嗎?”黑寡婦此時就像個小女孩一樣,畢竟積壓在她心中幾百年的困苦突然解除了,這讓她感覺非常的不真實。®. ® &reg

    “當然是真的了,我的傻妹子!”謝天心笑道。

    “謝謝你,我欠你個人情!”黑寡婦激動了好久,這才轉身對蔣飛說道。

    “呵呵,為美女效勞,這是我的榮幸。”蔣飛微微一笑。

    “小子行啊,不僅醫術高,而且撩妹的手段也不錯嘛,頗有老哥我年輕時的風采!”那胖子湊到蔣飛面前說道。

    “呵呵,呵呵,我沒有……”蔣飛尷尬的笑了笑。

    “沒有什麼啊?你現在能活著,那就說明我們萬獸山的第一美女對你還是有好感的,要不然就憑你剛剛那些輕薄的話,你現在的墳頭草都一米多高了!”胖子笑道。

    “喂!你們還有沒有點正事?”一旁謝天心的對頭很煞風景的說道。

    “天心,這小子看來還真有點本事啊,我們或許可以試試!”光頭大漢的目光始終在謝天心的身上,那怕是面對恢復容貌的萬獸山第一美女,他都目不斜視,由此可見這光頭對謝天心還真是一片痴情。?ap;?  ?

    “試不試的,你們幾個商量,不賺錢的買賣,我不饞和!”謝天心故意撇開和蔣飛的關系,以免日後幫他的時候,被人看破玄機。

    “好吧……你們幾個覺得如何?”看到謝天心的態度之後,光頭男只好轉向其他幾個人問道。

    “我沒意見!”胖子說道。

    “我也沒意見,不過這小子怎麼安置?”謝天心的老對頭說道。

    “先住我那!”還不等別人說話,黑寡婦就主動說道。

    “啊?”這下連光頭男都傻眼了,要知道黑寡婦的洞府周圍可是連個公兔子都沒有,她能讓個男人住到她那里去,這可真是新鮮事兒了。

    “我勒個去!妹子,你不是真看上了這個人類了吧?雖然他治好了你的傷,但你也犯不上以身相許吧?”那胖子顯然也沒想到是這個結局,別看他剛剛說黑寡婦對蔣飛有好感,但那完全是逗蔣飛玩而已,以黑寡婦對雄性的仇視來看,她怎麼可能看上男人?

    “少廢話,他對我有恩,我不想他被別人害了!”黑寡婦說道這里,還不忘瞪了謝天心那個對頭一眼。

    “原來如此!”胖子和光頭都點了點頭,作為凶獸一族的成員,他們很能理解黑寡婦報恩的想法,剛剛謝天心那對頭已經對蔣飛表現出了很強的敵意,所以她這麼保護蔣飛也是無可厚非的。

    “呵呵……”蔣飛苦笑了一聲,他早就知道上了萬獸山之後,自己可能會面臨身不由己的局面,沒想到這個局面現在就來臨了,不過為了得到那些真仙級的凶獸尸體,蔣飛也只好暫時忍耐了。

    黑寡婦要求蔣飛住到她那里之後,在場的眾人便沒人再提反對意見了,那怕是謝天心的對頭也沒敢再說話,別看黑寡婦只是個女人,但卻是個狠角色,她到底有多強,這個不好去形容,但有一點是整個萬獸山都知道的,那就是黑寡婦臉上的傷,是人類最強者無影劍神戴笠留下的。

    面對戴笠能夠全身而退,只留一道無損戰斗力的疤痕,這就足以說明黑寡婦的厲害了,在萬獸山上,除了雌獸女皇穩贏黑寡婦之外,其他人有沒有能擊敗她的不清楚,但是按實力排名的話,她肯定能擠進前五!

    所以當黑寡婦以報恩為名,讓蔣飛住在她那之後,就沒人敢在張嘴了,畢竟在凶獸一族當中,最重要的是自由,其次便是報恩,在這兩個大義面前,根本沒人敢去挑釁,否則必是生死之爭。

    “對了,天心,你什麼時候回去?”光頭男見蔣飛的事情已經安排好了,于是對謝天心殷勤的問道。

    “我會在萬獸山住一段時間,如果有可能的話,我會請求女皇的召見!”謝天心說道,她畢竟不是很放心蔣飛,所以不可能立即就返回謝家。

    “那真是太好了,我最近也都在萬獸山,我們有空就多聚聚吧。”光頭男對謝天心的心思是人就能看得出來。

    “嗯!看吧!”謝天心這回答高了,既不同意,也不拒絕,讓光頭男吊在那里,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你,跟我走吧。”黑寡婦不願意在這里多呆,于是叫上蔣飛就起身離開了這間大殿。

    “哦!”蔣飛一點頭,就跟黑寡婦向外走去,同時他不著痕跡的對謝天心露出一個讓她放心的眼神。

    從大殿出來之後,黑寡婦就在前面走,一句話也不說,這倒不是因為她像血姬一樣不喜歡說話,而是單純的討厭男人而已,因為蔣飛治好了她的傷疤,所以黑寡婦才會讓他住在自己哪里,以便保護蔣飛,但是她對男人的厭惡是不會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