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1328、大事發生了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有人偷襲。

    青雲廣場上,已經是一陣驚呼之聲。

    而這個時候,葉青羽已經是身形一閃就來到了青雲台上空。

    經過了剛才那一道突然降臨猝不及防的毀滅一擊,原本已經近乎于踏入武道皇帝之境的李笑非,身上的氣息驟然變得混亂了起來,前一瞬已經清晰的帝力法則開始模糊,青雲台周圍的劫雲雷漿,也變得混亂無比……

    在沖擊帝路的關鍵時刻,受到偷襲,沖擊之下,己身之力和天地之力都發生了反噬,這樣的情況,實在是太危險太危險了,強如李笑非,也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受了重傷。

    他張口噴出血箭。

    局勢瞬間惡化。

    如果讓天地法則之力繼續混亂下去,產生可怕的混沌風暴,整個青雲廣場乃至于守衛者王城都將化作一片廢墟,而李笑非更是會死無葬身之地。

    偷襲者的用意,直接而又陰險。

    這樣的場面,是沖擊帝路過程中最怕遇到的情況。

    “凝!散!”

    葉青羽大喝,瞬間來到了青雲台上,施展一百零八字符文秘術,左手凝聚星輝,直接在虛空之中寫出一個凝字,而右手劍意光華閃爍,則在虛空中寫出來了一個散字。

    左手按在了笑非準帝的身上,符文之力進入,試圖將李笑非體內亂竄暴掠的內元帝力凝聚起來。

    而右手則是直接打入了青雲台周圍的虛空之中,想要將匯集而來的混亂劫雲和天地之力直接散去。

    要救下笑非準帝,就必須做到這兩點。

    但,很難。

    葉青羽雖然是當世第一人,對于帝境奧義的了解,也可以說是無人能比,可對于這種情況,卻也不能說是瞬間逆轉這樣的局勢,畢竟不同人有屬于自己的獨特的成帝之道,不同的帝道帝路,蘊含著的奧義,葉青羽有屬于自己的道,而笑非準帝有屬于自己的道,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葉青羽想要用自己的道來修復治療笑非準帝的道傷,非常困難。

    同時,天地之間的法則反噬,亦是無比恐怖。

    晉級武道皇帝,乃是溝通天地嘗試獲得天與地以及宇宙的認可,如今天法法則和宇宙道則混亂,葉青羽以一個外人的身份,想要令天道之力散去,這要承受比笑非準帝渡劫時候的承受的劫力恐怖千百倍。

    饒是葉青羽實力強橫,在這一瞬間,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面色驟然一陣蒼白。

    咻!

    又是一道毀滅之光破空而來。

    是剛才的那個襲殺者。

    這是一尊往世武道皇帝,隸屬于天帝昔日的陣營,以詭譎的手段,佔據了御天皇朝一名老貴族的身軀,竟然是躲過了葉青羽的感知,在關鍵時刻發難,近乎于摧毀了笑非準帝的晉級之路。

    他很陰險,這一次出手,抓住機會,直接襲殺葉青羽。

    “該死!”

    “護駕!”

    “攔住他……”

    下方青雲廣場上,一些御天皇朝的忠臣瘋狂地沖來,想要攔住這個卑劣的偷襲者,但是天空之中混亂涌動的天道之力,卻是將他們紛紛都震開去,這些強者畢竟還不到帝境。

    “哈哈,葉青羽,你也有今日,死。”偷襲者狂笑,極盡升華,爆發出了媲美當世武道皇帝的力量,想要趁著葉青羽陷入天道之力漩渦將其擊殺。

    這時候的情況,當真是無比凶險。

    葉青羽一手按在笑非準帝的身上,一手嘗試散去混亂的天道反噬之力,身不能動,腳不能移,手不能收,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宛如被禁錮在原地一樣,近乎于無法反擊。

    “滾!”

    葉青羽張口怒喝,口綻劍光。

    一道蒼生劍意劍芒從他的口中飛射出來。

     !

    鮮血飛迸。

    偷襲者的半邊身軀直接被斬碎。

    但他竟是亡命一搏,視死如歸,瘋狂地燃燒著自己的本源之力,猶如一顆燃燒的星辰火球一樣,朝著葉青羽撞擊而來。

    葉青羽的面色微微一變。

    這種程度的亡命搏殺對于他來說,並不會造成致命的危險,但致命的是這原本已經混亂的天地道則被這樣的外力引爆,會產生極為恐怖的連鎖反應,那才是真正足以會沒一切的混沌風暴之力。

    然而,阻止已經來不及。

    轟隆!

    偷襲者侵入到葉青羽千米之內,轟然爆裂開來,極盡升華的武道皇帝本源之力的自爆有多可怕,簡直用語言難以形容,天地之間的光輝光彩仿佛是在一瞬間就全部消失,整個世界都變成了灰白顏色,一層層鉛雲一般的恐怖能量沖擊波,朝著天地之間輻射彌漫擴散開來。

    死亡的氣息,籠罩在了青雲廣場乃至于整個守衛者王城的每一個區域。

    “雲頂銅爐。”

    葉青羽大喝,心念轉動,雲頂銅爐直接出現,瞬間旋轉著膨脹,爐口猶如一片漆黑天穹,開始壓制和吸收這種換亂的爆炸之力。

    他不僅要保護李笑非,更要保護廣場上的眾臣和整個守衛者王城,這個時候的葉青羽,也顧不上自身遭受反噬,沒有時間讓他去反應和籌劃,只能依靠本能,爆發出一切最強的力量,撐開所有的底牌……

    轟隆隆!

    天道宇宙之力猶如洪流一般爆發,然後又被雲頂銅爐壓制。

    青雲廣場上,包括李聖衍在內的諸多重臣,還有周圍布放的近衛軍強者們,被這股力量的余波一掃,身軀就動彈不得,仿佛是陷入沼澤之中的蝸牛一樣,他們眼睜睜地看著周圍所有的陣法光罩像是被無形巨錘擊中的琉璃瓦罩一樣破碎,看到周圍的城牆建築瞬間成為飛灰,看到天穹之上的亂流淹沒了青雲台,淹沒了葉青羽的身影,看到了可怕到難以形容的鉛雲混沌之力就要將一切毀滅……

    時間的流速,變得無比緩慢。

    所有人的腦海之中,都是一片空白。

    時間的流速,又像是快速無比。

    所有的異象,似是在瞬間衍化又在瞬間消失。

    毀滅般力量帶來的死亡悸動還停留在每一個人的心頭,那灰色厚重鉛雲般的死亡混亂之力,突然猶如長鯨吸水一樣,被吸入到了雲頂銅爐之中,世界的色彩重新回來,死亡的危機遠去,眾人只覺得身上那股碾碎般的壓力消散。

    然而,還沒有來得及松一口氣歡呼,卻見原本金芒萬丈的銅爐也在同一時間,色澤變得暗淡了下來,且像是失去了控制一樣,急驟縮小,從天穹之上墜落了下來……

     !

    銅爐砸在青雲廣場上,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地面被砸出了一道道蜘蛛網一般的裂縫。

    銅爐的表面,布滿了斑駁的血跡,殷紅刺目。

    那是帝血。

    難道是……

    所有人的心中,頓時浮現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下一瞬間,就看雲頂銅爐微微顫動了一下,有宛如河水一般的血液,從其中流淌出來,然後就看一個殘破的身影,從其中走出來,懷中還抱著另一個身形……

    ……

    ……

    整個世界徹底沸騰了。

    因為有消息傳出,御天大帝葉青羽重傷了。

    天下無敵的御天大帝,竟然也會受傷?

    一開始,沒有多少人相信這個消息。

    但是很快,更詳細的消息傳出來,卻是笑非準帝沖擊武道皇帝之路的過程之中,遭受到了往世武道皇帝的襲擊,導致天道反噬,局面危急,以至于整個青雲廣場乃至于守衛者王城都要化作飛灰,而為其護法的御天大帝葉青羽,則是為了救人,不惜以己身入劫,想要逆轉天道反噬,最終雖然救下了笑非準帝,但是自己卻也是身受重傷,道基動搖。

    一件大好事,瞬間變成了災難。

    整個世界的關注矚目之下,御天皇朝並沒有迎來自己的第四位當世武道皇帝,反而是連御天大帝本人都重傷,傳聞之中,笑非準帝雖然在帝劫反噬之下保住了一條命,但卻和一個廢人差不多了……

    消息瘋狂地傳播,舉世嘩然。

    人們無法相信,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御天大帝葉青羽何等人物,竟然沒有能夠做到防患于未然,被一個往世準帝混入了觀禮的人之中,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听起來簡直不可思議,御天皇朝已經無比鼎盛,卻沒有提前察覺到,功虧一簣。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盛極而衰嗎?

    御天皇朝太過于鼎盛,以至于連上天都看不下去,所以降下了災難?

    很多人都開始思考。

    同時,也有人開始思考,那個出現在笑非準帝沖擊帝路過程中的偷襲者,到底是什麼樣的來歷,事情絕非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雖然說往世武帝很可怕,但絕對不可能在這樣重要的場合之中,將御天皇朝打一個措手不及,更不可能欺瞞過御天大帝的感知,唯一的解釋就是,在這個已經死了的往世武帝身後,還有一個更加可怕的存在或者是這麼一股勢力,在暗中操控著一切。

    會是什麼樣的勢力,能夠與御天大帝爭鋒?

    一些先知先覺的人,已經逐漸意識到,御天皇朝一家獨大的時代,可能在經歷了一個短暫的輝煌之後,就要結束了,這一次的變故,御天大帝的重傷,絕對不是結束,而只是開始。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很多人都在期待,想要看到後續。

    而後續果然很快就到來,一件大事發生了。

    天荒界第一商會財團青蘿商會,在黑暗領域之中行商時遭受到了襲擊,全局服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