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37篇 在路上 第3章 邀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飛雪城,帝君府。

    湖邊亭子下,東伯雪鷹和夏皇相對而坐,二人正在論道。

    “渾源煉體本就是我所創,飛雪老弟,你就信我。”夏皇急切道,“以渾源空間為母胎,孕育凝結肉身,若是能成,相信一成,便是渾源生命層次的肉身。這條道,才是正道!”

    “我們都試過多次了,而且我覺得想要從究極境,一步跨越,直接擁有渾源層次肉身,甚至借此成就渾源。未免將成就渾源看的太容易了些。”東伯雪鷹卻是連道,“我覺得一步步來,以力破法,可沒那麼容易。”

    “我沒覺得容易,以渾源空間為母胎,孕育凝結肉身,本就艱難。我希望飛雪兄你幫我,我倆一同鑽研這條路。”夏皇連道。

    “空間為母胎……這起始第一步,我便跨不出。”東伯雪鷹搖頭,“夏皇,你我便分別走自己路。看誰最終能將渾源煉體真正的第三層創出吧。”

    夏皇听了不由搖頭。

    這兩千億年,他們倆經常論道,談論最多的,就是渾源問道中渾源煉體第三層!

    這一法門,本就是夏皇所創!可惜,夏皇也只是創出渾源煉體前兩層。

    東伯雪鷹有至高秘傳渾源七擊,對虛空之道和渾源之力的結合,有諸多特殊手段,所以他在夏皇原先基礎上早就完善了些許。達到究極境後,他更是欲要創出渾源煉體第三層!且他靈魂自從創出殺招,靈魂對肉身都有所影響,這些都令他對肉身提升有了些方向。

    二人相互交流,原本都大有收獲。

    因為,夏皇也有至高秘傳,也是虛空道的,不過名字叫虛空花開。

    東伯雪鷹的至高秘傳,則是渾源七擊,和渾源神兵青河槍是絕配。

    二人的至高秘傳不同……加上至高秘傳他們倆都無法外泄,只能一些思路上進行踫撞。

    長時間的交流。

    他們兩人剛開始還好,甚至都創出渾源煉體第三層的初版,這是不完善的一個版本,即便不完善,也讓他們倆的肉身都直接達到媲美王級圓滿的地步,也就是單憑肉身,就擁有永夜始祖等無敵存在實力。

    因為弄出了初版,二人都斗志昂揚,仿佛都看到了跳出樊籠的希望。

    二人經常在一起交流,一起鑽研。

    奈何漸漸的,還是產生分歧。且分歧越來越大!

    “這路何等之艱難,一人獨走,何時能以力破法?若是二人並肩共同扶持,你我說不定能雙雙突破。”夏皇嘆息,他的確發現東伯雪鷹的天賦是極高,對煉體方面迅速的找到諸多突破點,他夏皇若是獨自一人摸索……

    雖然有至高秘傳虛空花開,第一步,以渾源空間為母胎他能做到,可孕育凝結肉身才是最難的,他自己都沒信心。

    他想拉著東伯雪鷹一起走這條路。

    可東伯雪鷹顯然要走有把握的路。

    “我們有充足的時間,分別走自己路。若是我將來走不通,再來試試夏皇你指出的方向。”東伯雪鷹笑道,他在煉體上本來天賦也沒那麼高,是因為創出虛界幻境道殺招後,靈魂有些質變,令肉身主動在進化。

    靈魂強!對肉身也有觸動影響,這些觸動影響,便讓東伯雪鷹看到了突破完善的方向。

    ……

    他們倆暫時放下分歧,又接下來繼續談論各自對渾源煉體第三層的諸多感悟理解。

    “嗯?”

    忽然東伯雪鷹停下,抬頭看向遠處。

    “怎麼了?”夏皇疑惑,在飛雪城他也不好強行探查。

    “有客人到。”東伯雪鷹一笑,遠處一道身影凝結,正是一位白袍高瘦男子,那高瘦男子降臨下,略顯恭敬行禮︰“扎夫拜見飛雪帝君。”

    “你是?”東伯雪鷹問道。

    他一眼認出來,這是斷牙山脈原住民強者。可是誰,就不知道了。

    畢竟一個初入皇級的,在斷牙山脈數量眾多,也沒名氣。

    “我是昊古至尊麾下一侍者。”高瘦男子連笑道︰“奉至尊命,前來邀請帝君。”

    “昊古至尊?”東伯雪鷹驚訝,“不知至尊有何要事?”

    “這我就不知了,是至尊吩咐我來此邀請帝君。”高瘦男子說道。

    “昊古至尊要見你,你還不去。”夏皇笑道。

    “好。”東伯雪鷹點頭。

    當即旁邊分化出一個分身,分身直接和高瘦男子道︰“走,去見至尊。”

    ……

    直接施展大破界傳送術,來到昊古世界的邊緣。

    東伯雪鷹和高瘦男子扎夫出現,扎夫一看周圍,便道︰“飛雪帝君,請隨我來。”

    “昊古至尊。”東伯雪鷹心中則是暗暗思索著。

    對于五位至尊,他這兩千億年也是打過交道。

    因為很想參悟千眼水珠,而這等能夠憑之進入蛇牙廊道的至寶,怕也只有五大至尊有!所以他一一去拜訪,五大至尊倒也算給面子,至少都見了他。可惜,當他提出想要觀摩參悟一番千眼水珠,不消耗內部絲毫力量,甚至答應分身就留在至尊的洞府進行參悟,五大至尊卻盡皆說沒有千眼水珠。

    當初他找昊古至尊時,昊古至尊倒是脾氣挺好,說了句︰“蛇牙髓珠我倒是有一顆,千眼水珠的確沒有,這進入蛇牙廊道的至寶,歷史上發現的,蛇牙髓珠的數量的確多于千眼水珠。千眼水珠至今連上飛雪帝君你發現的那顆,公開的也就才三顆而已,且都消耗在進入蛇牙廊道了。”

    嗖,嗖。

    昊古神殿,恢弘巍峨,作為原住民兩大至尊之一,昊古至尊影響力自不用多說。

    這神殿守備森嚴,看守眾多。

    不過東伯雪鷹一路暢通無阻,那些守衛們乃至神將,對東伯雪鷹都頗為敬重,他們可都知曉,這位飛雪帝君不但靈魂招數厲害,連近身搏殺實力都能在神將中排在前列了。

    “見過至尊。”東伯雪鷹看到遠處一位存在,當即行禮。

    “飛雪帝君來了。”昊古至尊坐在那,眺望著蒼茫虛空,指著旁邊一石凳,“來,坐。”

    東伯雪鷹走過去,坐了下來。

    此刻昊古至尊完全收斂氣息,他面容古樸冷漠,能收斂氣息說明很客氣了,否則釋放開氣息,那可是仿佛無比恐怖的火球,東伯雪鷹如今實力也會覺得很是難受,畢竟他的肉身即便有所突破,渾源煉體第三層有了初版,卻也只是王級圓滿罷了。

    “不知道至尊找我,是何事?”東伯雪鷹問道,因為他現在也無需再瘋狂去闖浮空島,平時也沒留分身在斷牙山脈,有事,讓他們吩咐手下去飛雪城找自己即可。

    “我說過,我有一顆蛇牙髓珠。”昊古至尊說道。

    “是。”東伯雪鷹點頭。

    昊古至尊一翻手,掌心卻出現了兩顆圓潤的黑色珠子,這兩顆黑色珠子都無比幽深,讓人目光都情不自禁被吸引進去,越是觀看,越是覺得這黑色珠子仿佛無比浩瀚的世界在吞噬一切,東伯雪鷹實力自然能夠穩住心神,可依舊吃驚,忍不住道︰“兩顆蛇牙髓珠?”

    “對,兩顆。”昊古至尊點頭,“我原本有一顆,並沒急著去蛇牙廊道,畢竟我去過數次,想要準備充分些再去一次!只是沒想到就在前些時日,我行走一些浮空島,卻又得到了一顆蛇牙髓珠。”

    “恭喜至尊了。”東伯雪鷹說道,有些浮空島的確存在大危機,不是自己能深入的,不過至尊卻是有機會進入,蛇牙髓珠和千眼水珠一般都是在極危險之地。

    “這蛇牙髓珠我可以給你一顆。”昊古至尊看著東伯雪鷹。

    “無緣無故送我這等至寶?”東伯雪鷹笑看著至尊,心中卻有些緊張起來,蛇牙廊道,誰不想進?

    昊古至尊繼續道︰“你必須和我一起進蛇牙廊道,且進入後,一切听我吩咐。”

    “還請至尊說清楚我需要做些什麼。”東伯雪鷹一點不生氣,這等至寶給自己,沒苛刻要求才奇怪。可不管怎樣,傳說中的禁地蛇牙廊道,能進去就該慶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