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973章 聚勢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哩啪啦!!

    一陣風吹過,卷起一陣陣砂石,砸在那沙蟲僵直的身體之上,沙蟲覆滿冰霜的尸體此時被擊打之後,便出一陣清脆的 啪之聲,裂成了無數小塊,滾落四周。ap

    風沙之聲依舊,整個隊伍卻是寂靜無聲,剛才的那一幕讓所有人都震驚不已,身體過十丈的沙蟲便已經讓人感到恐怖至極了,可是他們這位守備叫,一招,只用了一招,便解決了那頭看似無敵的龐然大物,這樣的手段,他們如何不驚,如何不興奮,如何不感到信心十足呢?

    守備大竟然是這麼強大的存在,我們還怕什麼呢?

    一時之間,幾乎所有人都信心大增,之前那種恐懼頹喪的感覺幾乎已經消失不見了。

    “你們這些家伙不要太過興奮了,這只是開始而已。”

    就在此時,王通的聲音在所有人的耳邊響起,“千年之禍,劫氣四溢,在禍源周圍的生靈都有可能被劫氣所浸染,成為異類,你們久居金城塞,應該知道這周圍沙漠之中有些什麼古怪的生靈存在,所以一定要小心。ap;”

    “是,大人!”

    看到王通的手段,他們有了信心,吼叫起來氣勢十足。

    “好了,結陣行進吧。”王通說道。

    隨著王通的話音落下,數百名士兵結成的方陣開始分散,很快就變成了四隊,每一陣都圍成一個奇異的方陣,隨著這些方陣的成型,一股若有若無的氣勢從方陣之中散了出來,與此同時,方陣之中的士兵,都能夠感覺到自己的真氣與周圍同伴的真氣產生了一絲的聯系,甚至結成了一張大網,而自己便是這網上的一個結點,不過這些士兵並沒有出現什麼異動,這樣的奇異狀態他們在訓練的時候都遇到過許多次了,從一開始的奇怪、不熟悉甚至驚懼,到了現在,已經安之若素了,特別是在這樣的陌生情況之下,陣法結成之後,他們明顯的感受到了一種心安的氣息,之前沙蟲出現時的威勢所造成的心神動蕩,此時已經消失殆盡了。

    這也是陣法的作用之下,當你成為陣法的一部分之後,力量與心神與周圍的人相聯,就相當于將你的心神放大了無數倍,接受能力自然而然也會增長許多,承受力亦是如此,特別是在現周圍有許多伙伴的時候,你也會更加的心安,再加上天罡大陣乃是道門陣法,他們修煉的又是王通改變過的全真心法,最是中正平和不過,本身就有安神靜氣的作用,因此當陣法結成之後,整個隊伍的氣象一新,完全沒有剛才驚慌失措的模樣。®. ® &reg

    “出吧!”王通點了點頭,再次扯動手中的韁繩,隊伍繼續前行。

    但是這一次,比起之前來,隊伍的行動變的要謹慎了許多,前進的度變慢了,同時,在陣法的加持之下,一股奇異的波動自隊伍中向著四周散了過去,這股氣勢雖然很弱,但是同樣有著極大的作用,藏在無盡黃沙下面的那些沙蠍、沙晰、沙蟻等沙漠之中常見的毒蟲小獸,都仿佛受到了什麼驚嚇一般,驚恐的從棲身地竄了出來,四下逃散。

    不要看這沙漠之中缺水缺食物,仿佛沒有什麼生靈存在一般,事實上,這里自成一個生物圈,在滾滾的黃沙之下,潛藏著另外一個奇異的世界,這個世界是沙漠毒蟲的世界,什麼沙蟲、蠍子、螞蟻、蜘蛛、蜥蜴、毒蛇便有無數個品種子,他們將自己的身體隱藏在黃沙之下,等待著獵物的到來,隨時給出致命的一擊,因此,沒有多少人喜歡孤身一人在沙漠里頭行走的,因為那就是在用自己的繩命開玩笑,即使是武者,進入沙漠之中,也都會選擇騎乘在駱駝和馬匹的身上,居高臨下,便可以規避大多數的侵扎,駱駝就算了,如果是馬匹,進入沙漠之前,還要在它們的身上噴灑專門的藥水,專以用來闢蟲。

    因此,即使是武林高手,也不願意單獨一個人進入沙漠這種絕地,當然,听起來這沙漠之中有許多的生靈,但是這個世界生機極盛,這里的沙漠只是比起王通第一世的沙漠生靈多一些而已,比起其他的地方,這里的生靈數量仍然不夠看,相對而言極為稀少,沒有足夠的生靈,也就沒有足夠的異類,沒有足夠的異類,便沒有足夠的功勞與際遇,失去了功勞與際遇,王通便是有著再多的氣運,再高的潛質,也無法快展起來。

    這就是廉親王將王通配到這里的原因。

    只是他沒有想到王通是一個不走尋常路的家伙,來到這個地方以後,他所做出來的應對便是聚勢。

    是的,聚起強大的勢力,獨霸一方,反正千年之禍並不是一年兩年就能夠解決的,曾經有最長的最強的一次禍患綿延了二百年余,普通人已經過了好幾代了,而人族更是死傷無數,才勉強的度過了那一次的千年之禍,即使是短的千年之禍,從開始到結束,也要三四十年的時間,三四十年,如此長的時間,都夠王通破碎虛空了,他還會在意一個小小的廉親王的打壓嗎?

    當然不會在意了。

    而三四十年的時間,已經足夠他聚勢了,培養出一大批的忠心手下,成為獨霸一方的勢力,就像是他以前在其他世界弄出來的全真教與虛空金皇殿一般,做這種事情,他幾乎可以說是駕輕就熟,根本就不需要費太大的腦子。

    “西北地域生靈數量雖然不多,但是卻也沒有多少人能夠來與我搶攻勞,在大劫的前幾年,我要盡可能的肅清西北的禍源之地,把金城塞打造成大劫之中的淨土,以吸引人才,聚攏大勢,二十年,只需要給我二十年的時間,我便能夠在西北聚成大勢,以金城塞為中心,獨霸一方,或許及不上大易王朝和金狼原,但也足以讓他們不敢隨意動我,哼,到時候再借這一方勢力的人道氣運增強我的天機之術,徹底摸清這個世界的真實所在,我就不信,打不開我的血脈桎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