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二章大金耕戰制度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百萬移民的大遷徙涉及的方方面面太多了,這使得大宋的每一個官員應對都是小心之極,這也是極度考驗每一個大宋官員的能力,如何保證這些移民的到來和離去,如何保證他們不和當地百姓摩擦都是極具考驗。d.dd

    整個大宋的官僚機器都繃得緊緊的,防止出現任何的紕漏,在這種大前提下,大宋對四方國度的變亂便沒有多少心思去理會,至少朝廷的文官是沒有多少心思的,這導致了軍方行事也多了幾分跋扈。文武之間的矛盾必然加劇,尤其是大宋朝廷一向以文御武,可如今武人的地位快趕了文人,這便是動亂的隱患。

    如今的機會正是我們大金國展的機會,收攏蠻人,訓練新兵,囤積糧草,去繁華,留野蠻,才是我女真人的根本!”

    此時女真的會寧府女真皇宮內完顏吳乞買和女真重臣看著大殿中間凱凱而談的姜文煥,神色端正而認真,他們都知曉這姜文煥就是大宋的北上長儒尋了一個新的軀殼而來。

    為了能夠請到這個姜文煥,完顏吳乞買親自登上通天島,國師浩然道人親自承認失敗,並且在通天教和玉虛門的見證下,承認這一代的飛熊不如飛豹,化解了兩人之間的仇隙,隨後辭去國師一職,在白山黑水之間修煉,如此一來,姜文煥才答應幫助金人。.

    姜文煥看著女真的滿朝文武,神色也難掩一絲頹然,只是師門之命難為,公明師兄和三個師姐雖然返回來了,但是通天道付出的代價太大了,幾乎將通天道在大宋的暗哨全部拔除了,這個代價也讓姜文煥不得不來為大金服務,只是他的心中何曾願意。

    “姜太師,大宋繁華如錦,為何能夠強盛四方,我大金為何不能效仿大宋?”

    一個女真大將神色鄭重的上前的問道。

    姜文煥看了下這個女真大將,淡淡的笑道︰“大宋繁華乃是數千年的積累,天下無人可學習,也無任何國家可以凝聚如此財富和文明。

    大宋骨子里有一種天朝上國的榮耀,這是支持他們繁華強盛的根本,沒有任何國度可以學來,除非這個國度可以有數千年的國運!”

    說道這里,姜文煥語氣陡然一沉道︰“諸位看到了大宋的文明,卻忘記了大宋的野蠻,大宋立國數百年來,一直以文人為主,不斷削弱武人的力量,這就是削弱大宋的野蠻之力,而現在這趙樞登基以來,所行的便是野蠻之道,以文明裝扮軍隊,骨子里卻是殺戮的野蠻霸道,文明其精神,野蠻其體魄,這便是趙樞提出來的。d.dd”

    “太師所言皆是贊揚大宋,卻沒有點名為什麼我大金不能修習,我大金完全可以文明精神,野蠻體魄!”

    耶律楚飛神色鄭重的問道,他們今日便是要考校這姜文煥,完顏吳乞買沒有任何的阻攔,反而一力促成,因為在他的眼中,這是姜文煥在大金國立威的必要步驟。

    姜文煥看了下耶律楚飛,臉上露出不屑之色道︰“大人怕是還沒听明白吧,我大金可以文明精神,但是這個精神必須要經過數千年的沉澱,骨子里擁有一種驕傲和自豪,這才可以文明精神,否則就會變成沉淪,沉淪在繁華之中,沉淪在溫柔鄉中從而失去戰斗力,大金立國之初,乃是野蠻之邦,可以橫掃大遼,橫掃大宋,可是戰斗力迅腐化墮落,就是因為享受到了繁華,沉淪在富貴之中,而現在國主在白山黑水之中訓練兵馬便是去繁華,縱野蠻的法子!”

    姜文煥說道這里,另外一個大臣高聲道︰“太師,淪野蠻之道,這天下那里有哪些野蠻人蠻橫,可是這些野蠻人卻被我們斬之如豬狗,為何?”“哈哈,強詞奪理,野蠻人的戰斗力一向是最強悍,之所以被我們屠戮如豬狗,乃是他們戰斗用的武器只是木棍,他們的糧草不足,他們目光短淺。”

    “那太師有什麼好的方法能夠讓我大金強盛起來?”

    “自然有,效仿當初趙樞起家的策略,高築牆,廣積糧,聚百姓、緩稱帝。”

    姜文煥說道這里,起身對著完顏吳乞買高聲奏稟道︰“陛下,如今大宋忙著國內的建設,移民充實北方,吾等正好勤修內政,修築城池,高鑄城牆,完善城防,同時大力購買糧食,大力開墾土地,種植糧食,以糧草引誘白山黑水中的生女真人和北方的野蠻人,壯大我大金的人口,人口的多寡便意味著兵馬的多寡,同時陛下對大宋稱臣,去帝王號,換取大宋的通商,只是通商絕不允許有奢華之物,必須是茶葉、糧食和精鐵等物品。”

    姜文煥說完後,掃了下四周的大臣和貴族,見到他們沉思的樣子後,對著完顏吳乞買再次道︰“陛下,諸位大臣既然想要效仿大宋,那就效仿漢人的大秦制度,實行耕戰制度!”

    “耕戰制度?”眾人大驚也滿是疑惑,便是完顏吳乞買也露出了凝重之色,不知道何為耕戰制度。

    “太師,何為耕戰制度?大秦,朕倒是知曉,乃是漢人第一個大一統的王朝,只是他們極為短暫,兩世而亡,難道值得效仿麼?”

    完顏吳乞買坐直了身子,鄭重的問道,前面的高築牆、廣積糧、聚百姓和緩稱帝,他倒是可以理解,也知曉趙樞當初在燕雲十六州就是用這個國策橫掃了大宋和大金,而他們實際上已經開始實行了這個制度,但是耕戰卻有些不理解了。

    姜文煥躬身道︰“大秦雖然兩世而亡,可是他們卻與諸國爭斗了數百年,從西北邊陲小國,橫掃六國,建立第一個大一統王朝!而我大金如今的狀況與當初的大秦何其相似,偏居于北方,百姓貧瘠,外地環伺!”

    “願听太師講解耕戰制度?”完顏吳乞買躬身拜道,四周重臣也起身拜道。

    姜文煥躬身回拜,高聲道︰“耕,即農耕;戰,即作戰,實行耕戰制度之後,大金內農民成為主體,閑暇時耕戰,戰時為兵,朝廷以士兵的戰功和農民的耕種為衡量,進行獎賞,伴隨著耕種進行的是功勛制,從此之後,大金百姓要麼為農,要麼為兵,不允許其他制度,商業收歸國有,我大金百姓本就貧瘠,不善經商,也不善手工等物品,文人士子更是少之又少,便以此等制度選撥人才,將大金凝聚為一體,全民皆兵,全兵皆民!”

    姜文煥高聲說道,眾人心中震顫,正如姜文煥所說,大金朝如今最適合如此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