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層次不同,強弱分明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這怎麼可能?你僅僅只是一個人……你到底……到底是什麼怪物?”懷著難以置信的心情,獸王豪集中全力的最後一擊依然無效,驚嘆一聲,身體開始慢慢粉碎。 在它之前,其余五位獸王更早倒下了,永遠合上了眼楮。

    這一戰。

    以六敵一,完敗!

    這時候青焰城的長老們正在暗暗注意著,包括實力最強的鈍先生,星環外圍的殘余力量不足以影響他們對這場戰斗的關注。在開戰之前他們已經知道︰這六位獸王只有獸王豪一個是開戰之前達到要求的,其余五位則是因為戰場的需要臨時提拔的。不過,它們五位本身就擁有貼近獸王的水平,屬于獸王候選的種子,差只差最後的評定和認可。

    所以這一戰六個獸王聯手合力,在實力上是不虛不假的。

    然而。

    盡管如此,它們還是無法戰勝雷神長老……不,應該說,連以死拼傷的程度都做不到。

    獸王犀的狂暴奇力,獸王熾的烈炎凶拳,獸王蠻的寒光魔牙,獸王銳的裂空巨斧,獸王雄的暴風星雲……它們每一位都是能夠力敵位庭長老的超級豪強,即使不比鈍先生這種更高明一籌的老牌強者,對上普通的長老,它們完全可能做到一命換一命。

    而今它們拼盡了一切能耐,聯合了一切力量,更在獸王豪這位老牌獸王的引導之下……結果依然被完壓了。

    最雄 的奇力,無效。

    最暴烈的凶拳,無效。

    最鋒銳的兵器,無效。

    在黑色雷電的面前,它們的一切手段都只是枉然。

    本來,械族的長老們以為這種黑色雷電只是擁有無與倫比的威力,沒想到它的防御能力一樣驚人。更可怕的是,它的速度也一樣凌駕所有迅捷身法之上。六位獸王,六具真祖原型,六尊已知力量中最最的戰體,這樣的力量聯合圍攻一人,結果連對方皮毛都不傷一分就慘敗隕亡了。

    長老們自己沒有信心接下的凶兵一斬,在雷網之前不得寸進。

    長老們自己沒有信心應接的破空一拳,在同樣的雷電拳頭之前粉碎,如雞蛋撞在石頭上一般。

    六位獸王集中所有力量合擊。

    結果,也一樣在對方的雷柱牢陣之前化為無用功。這一戰與其說是戰斗,不如說是師父教訓一群剛剛入門的弟子,一言完全是只有被吊打的份。

    這時候。

    獸王豪粉碎之時還分離了最後一部分,械族長老錆的部分。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你明明只是虛空9級修為。”作為一個叛徒,作為一個快要成功了的叛徒,錆死不瞑目。它脫離主體祭起最後一股力量,凝成百萬支長長的幽黑戰槍,正準備如暴雨狂襲,拼死給自己的敵人一絲損傷。

    但。

    杜南沒有動手。

    周圍的雷光一閃,無數黑色雷電自動炸現。僅僅一記閃光的功夫,錆的最後努力化為灰煙……百萬虛空能量凝成的長槍在雷電殛亂中化為齏粉,余能從破碎空間的裂隙中流回虛空世界。雷光一閃之後,仿佛所有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杜南慢慢伸出指頭,在指尖凝現一個黑色雷光小點︰“獸王豪,服氣了嗎?其實我根本不需要動手,雷電的自動防御網就能夠對付你們。我們不是同一個層次,我預想的目標也不是你們這些獸王。”

    錆神色慘然。

    身體剩下一半,能量卻在剛才凝聚一招中消耗清光了。

    听到杜南的說話,錆忽然露出獰色︰“不要得意,雷神杜南。無論你擁有什麼力量,無論你是什麼怪物,我們神化獸一定是最強的存在。六位獸王打不過你,那就六十位,六百位……哈哈哈哈……不要忘了我們的天賦就是融合,我們可以無限強大……哈哈哈哈……最終勝利的一定是我們,一定。”

    “是嗎?那我等著。”杜南的指尖雷光一閃,戰場終于平靜了。

    不需要多費勁的簡單一戰結束了。

    星球的外圍。

    正進攻星環的那些神化獸們已經察覺到六位獸王戰敗隕亡,它們馬上拼命逃離四散,如同一群沒有領頭的綿羊。

    青焰城的長老和援軍可不會錯過機會。

    這里是戰場。

    對敵人不需要手下留情,也不需要見好就收。

    鈍長老沒有參與追擊,它和另一位禁地主人飛返星球的地面,來到杜南身邊輕輕一禮︰“雷神長老,多謝援手。如果沒有你的幫忙,這里恐怕已經淪陷失守了。”

    杜南拱手︰“鈍先生,不客氣。它們除了獸王豪麻煩一些,其余的五個只像是新丁。”

    鈍長老連忙解釋︰“它們就是新丁。獸王犀等等五人本是獸王的種子候選,因為戰爭來臨才提拔成為正式獸王的。放在平時,它們需要通過一次重要考驗,例如在幽天或者冥淵中直接指揮一支軍團進攻星塞,並且獲得一定的戰果。這樣子累積到一定的功勛,它們才可以成為正式的獸王。沒有經過功勛練,它們就是剛剛融合出力量的種子獸王。”

    杜南懂了︰“難怪,它們有點經驗不足的樣子。”

    鈍先生和禁地主人听著這話不由苦笑,心想也就是你才認為它們經驗不足。換成一般的長老,不費盡九牛二虎之力也趕不走它們呢。想要殺掉其中一個,恐怕得有賠上一命的打算才行。

    此時,周圍正如一團亂麻。

    杜南頓了頓,輕聲歉意︰“這位星主……不好意思,把你的地方弄得一團糟了。”

    禁地雖然擁有特殊的屬性。

    但是,真祖級的斗戰哪怕波及不大,一點點的力量也能將整顆星球弄成廢土。如果不是禁地星球能夠不斷回復,恐怕這里只剩下一團塵雲了。

    听到杜南致歉。

    鈍先生和禁地主人一訝。

    “啊……不,沒關系,雷神閣下。我是禁地主人,只要花費一點能量就能夠將這里回復原樣。那些死去的族人也沒事,神祖之地和終樂之地一樣,隨時隨地都可以自然復活的。神祖有轉生嬰體,武神級別的小兵丁放棄力量也沒關系,呆在這里再修行幾千年力量就回來了。”禁地主人是一位虛空8的長老,一邊惶惶解釋一邊回復這顆禁地星球的原型。

    听他的意思,在這里死亡已經是平常事情了。

    神級別和神祖級別一般擁有轉生嬰體等著使用,再弱一個等次的武神和星神之流,直接復活變成平凡人就行。

    在戰爭時期。

    除了重要的戰斗力,一般人不可能顧得上了。

    “這種自然復活倒是不錯的庇護方式。只可惜,強者沒有轉生嬰體只能夠放棄力量。”杜南忽然覺得,神祖之地也有它的庇護方法,平凡人很難在這里出頭,但不代表一丁點機會都沒有。

    終樂之地和神祖之地不如混沌宇宙。

    不過,它們也有它們的特點。

    “雷神長老,使用轉生嬰體也一樣會失去力量,只不過天賦可能變得更好一些。因為轉生嬰體,我們才優先保護女神們。”鈍先生平靜說道,一句話說明女神的重要性。

    “嗯,這倒也是。”杜南早知道女神的重要性,現在只算親眼見證了。

    “雷神長老,你要小心。”鈍先生忽然提醒,又沉聲說道︰“我知道你的力量不一樣,也許比我們都強大很多。不過,神化獸之中也有看到牆壁的奇才,而且它們擁有融合的特性,可以很短時間內就達到極高的境界。今天你輕易殺掉了六位獸王,它們一定會以你為目標,專門培養一些特殊的獸王對付你。它們的計劃不一定要打敗你,很可能是想拉上你一塊死。”

    “听起來,你們械族中有人被這樣鎖定了?”杜南听著反而笑了。

    “有。南之位庭的猊王和猙王被盯上了,我族的錐先生也被盯上。還有,同屬你西之位庭的蛇母也被盯上了。現在他們只要一現身,基本就有特殊的獸王小隊找來。蛇母的力量很強大,也殺了不少狙擊者。不過神化獸的融合特性擁有無限可能,總可能找到對付的辦法。”鈍先生沒有說小心隱藏之類的話,只一次又一次提醒神化獸的特性。

    它們能夠佔據幽天和冥淵,不光是數量的關系。

    它們的融合特性是力量的來源,也是維持強大的保障。

    杜南只笑笑不多話。

    看著這顆巨型星球一點一點回復原樣,看著死去的人們一個一個回復軀體。仿佛早有默契了似的,這些赤身果體的復活者們只是愣了愣,迅速走進各幢樓房中尋找衣服之類。沒有多久,他們又回復了正常神情,對這種死而復生也習慣到不得了了。

    在一片由虛空能量禁鎖的區域,慢慢打開一道臨時的虛空門。

    一個個被保護周全的女神慢慢走出。看到星球無恙,她們也有些迷惑,不知道這場本來必輸的戰爭為何打贏了。

    這時候,一個古怪的現象吸引了杜南的目光。

    星球某處戰陣基地,一股類似靈魂的能量慢慢匯集,慢慢回復能量,慢慢回復身體原型。

    “雷神閣下,不必奇怪。她是非常特殊的種族,叫做械靈種族。她跟我們械族有很大的相似,卻又擁有一種特殊的庇護能力,能夠自我解體和自我重生。除非直接用能量干涉,否則這種假死可以躲過大部分災難。她的實力不高,剛剛達到神祖級別,但喜歡參與戰斗。”鈍先生輕聲介紹,表示眼前的女神是特例,她用假死躲避了戰火。

    此時,假死的女神正慢慢回復原型,回復到神祖級別的力量。

    杜南微微愕異︰“鉑衣?”

    “啊?杜先生?原來是你來了,難怪青焰城沒事了。”假死的女神正是鉑衣,紫靈和青靈聯手創造的特殊種族︰械靈。一種介于生命,金屬和數據三者之間的生命。鉑衣是械靈種族第一個生命,曾經是杜南的侍神。因為杜南擁有匠神的身份,鉑衣和械靈種族都會無條件听從命令。

    “你怎麼在這里?”杜南問道。

    旁邊鈍先生听 涂了,沒想到雷神杜南居然認得這個古怪的旁支族裔。

    鉑衣復原之前先凝現甲衣遮住身體,仿佛一個害羞的小女子,然後才慢慢應道︰“杜先生,是紫靈大人和青靈大人叫我過來的。因為械靈族中我最幸運,擁有了神祖級別的力量,所以兩位大人讓我過來探探路。沒想到,這里有一個械族與我們如此相似。”

    “紫靈和青靈?她們現在人呢?”杜南奇怪了,想不通這前前代匠神和前代匠神想搞什麼。

    混入神祖之地。

    似乎,不像是她們需要做的事情。

    鉑衣輕聲應道︰“紫靈大人和青靈大人已經附于一位叫做九鳳的大人身上,現在已經蒞臨神祖之地。杜先生,前不久紫靈大人還給我傳訊,說正趕來幽羅之南,讓我在這里等候她。”

    “九鳳?”杜南听到這個名字真驚訝了。

    “嗯。”鉑衣不知道九鳳是誰,旁邊的鈍先生也不知道。

    杜南本來也不知。

    可是,五靈幻花這位姑姑知道……她知道九鳳是什麼身份,有什麼能力,甚至大概有多強大。

    “小子,她是來找你的。”五靈幻花提醒,當然是其余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況下。

    這種密語除了杜南沒有第二人听到。

    杜南知道九鳳的身份,也大概猜到九鳳找自己做什麼。

    “鈍先生,我想麻煩你幫個忙。”

    “請說。”

    “我在找一位叫做百聞的學者神祖,希望你能幫我打听一下消息。我需要在這里等人,不方便到處亂跑。如果有百聞先生的消息,麻煩第一時間通知我。”

    “好的。”鈍先生沒有多問,心想雷神杜南要等那位叫九鳳的人。

    至于百聞學者。

    它早知道這號人物,稍稍打听就能找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