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番外ii 紫虛異域日記xviii 永眠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天神伊扎姆納沉睡前的一瞬間,蒼穹之中出現了一面門,天神的意識平靜的邁入其中,雖說在之前不知道這里是什麼,但是看到的瞬間,就明白,這里是歸墟,們沉睡的地方。.

    歸墟之門在天神伊扎姆納跨入之後,緩緩的合攏,在眼前的一切化為黑暗之前的一瞬間,耳邊傳來了跨越時光的古老祭祀之音。

    延綿,久遠,古老的聲音在紫虛的耳邊傳誦,讓他在沉睡之前保留著淺薄的一點意識,去觀看,去見證。

    滄海桑田,這一刻在渺渺兮高坐天穹的紫虛眼里不過是虛妄,海水盡退,大地上升,淤泥之上逐漸出現了綠色。

    逐漸的先民出現在了這廣闊的大6之上,那些身披獸皮,手拿石刀,高舉火把的先民出現了,靠著手上的石刀,靠著高舉的火把,從山林之中走向平原。

    從巫卜祭祀開始文明,從捕獵走向畜牧農耕,天穹高坐之紫虛淡然無情的看著這一切,直到有人從巫卜之中創造整理出了修煉。

    在遠古這個天地精氣極其活躍的時代,第一任共主點燃了文明之火,萬民意志加身,祭祀之音更為宏大,從凡人一躍成為天人。.

    那一瞬間紫虛看到了如何從凡人一躍成就不滅金丹,那種智慧生命一整個種族的希望加諸的共主,點燃了文明之火。

    一如紫虛當初模仿的那樣,不過紫虛是有據可循,而第一個點燃文明之火的共主,面前沒有路,只能磕磕絆絆的摸索。

    一點點的構建出文明,一點點走出蠻荒,一路披荊斬棘,一代代薪火傳承,直到人類成功立于這片大6,有了延綿不絕的資格,共主們隱于歷史。

    高懸天穹歷經無數歲月的紫虛,那一刻不由得一聲輕嘆,他不知道自己在嘆息什麼,但是在看到先民之中那位點燃文明之火,身上閃耀著性靈之光的時候,紫虛一聲長嘆。

    一位位共主不斷的努力,帶領著文明逐漸向前,神魔一般的偉力逐漸出現在這蠻荒的時代,內氣離體,單破界,雙破界,三破界,乃至更可怕的勘破心劫,成就不滅。

    歷史的車輪終于進入了黑暗的一頁,王者與王者之間的踫撞,神魔與神魔的戰爭,移山倒海級別的大能像下雨一樣隕落。 ap;  

    直到最後的勝利者看著瘡痍滿地選擇了絕天地通,那如同枷鎖一樣的封印在無數強者的獻祭之下,封鎖了世界的天地精氣。

    “非不滅金丹不可破除!”勝利者淡笑著立于不周山之上,承受了整個世界的反噬,那一刻雷霆如漿,直撲而下,下一瞬間早已透支嚴重的肉身毀滅,原本已經被打折的不周山瞬間又低了五分。

    雷光之中剩下一顆金丹,紫虛望著那一幕,感受著天地間不再恢復的天地精氣神色看不出喜怒。

    下一瞬間雷漿之中的空間直接破碎,紫虛在那破碎之中看到了宇宙星空,那近乎于光窮盡億年才能抵達的距離,在不滅金丹的催動下瞬間抵達。

    甚至那一刻,紫虛沿著那星空,非是看到,而是感覺到還有十數道不滅的光輝,皆是朝著前方飛去,所謂不滅便是如此,可以與世界同在。

    但是很快,大約千年後,紫虛的意識卻清楚的感覺到,這十數道金輝在沒入到一處永恆的黑暗之中,在刺透黑暗的時候,兩名先民的金輝無法承受那種力量而破碎。

    這時紫虛的耳邊傳來先民跨越時空的聲音,模模糊糊並不能听清楚在說什麼,但是紫虛卻看到那兩道破碎的金輝在粉碎的瞬間便撕碎空間再次出現在了太陽系。

    不過這時金輝之中的意識已然抹滅,只留下殘存的執念吸收周遭的能量化為石皮,朝著生我養我的祖地飛來。

    “神石嗎?”紫虛感受著其中不斷消逝的力量,也感受著滄海桑田間不斷消逝的天地精氣,神魔逐漸消失,仙人也越來越少,遠古傳承的力量,已經飄渺如同神話。

    “非不滅金丹不可破嗎?”紫虛自語道,恍惚間他明白了為什麼天地精氣開始回升了,非是神石的精氣,而是當初的封印羅網在逐漸破碎,不管是因為神石,還是因為其他,當初絕天地通的封印現在逐漸出現了漏洞。

    就在紫虛想要看到更多更深層次,比如那永恆黑暗之中其他金輝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陣疲累,這時他才注意到自己身上文明的痕跡已經消失,而曾經看到的一切也逐漸的蒙上了薄紗。

    突然間紫虛一動,猛然睜眼,結果看到一條巨大的粉紅色不知道是什麼玩意的東西從他身上劃過。

    嚇得紫虛一拳上去,後退了一大截才現這是北極熊的舌頭。

    “嚇我一跳,原來是你的舌頭,我怎麼突然啟用備份了?”紫虛一臉迷網的自語道。

    就在這個時候南方突然傳遞來一種帶著紫虛氣息的淡薄神威,紫虛不由得一怔,恍惚間想到了自己之前的行為。

    神果然是身不由己。紫虛長嘆了口氣說道,這時他才現自己這個備份比之之前居然沒有絲毫的削弱。

    “多謝熊老兄了。”紫虛拍了拍白熊的前爪。

    白熊也跟著對紫虛揮了揮爪子。

    “總覺得我的記憶之中有很多模糊的地方。”紫虛按著太陽穴自語道,他現在也覺了自己的問題,他的記憶貌似缺失了不少。

    到底是什麼呢?我的記憶片段連不起來,到底是哪里出現了問題?紫虛神色略帶凝重的想到。

    天神嗎,我如果去喚醒一絲的意志的話,大概會破除很多的迷霧吧,關于神那一段的記憶完全是模糊的,就仿若我不是我一般,而且我感覺其中有一份非常珍貴的記憶。紫虛默默地想到,他有些想去挖自己的墓了。

    天神的陵墓,雖說模糊間記得我是化光沉睡,但是我不可能沉睡在凡間,那一刻我記得我看見了……

    在回想起那一刻的時候,紫虛驟然感覺到一種深入靈魂的疼痛,那是遠古先民開闢的聖者永眠之地歸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