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三卷 東南風雨 第一六零章 大樹將倒,猢猻將散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伯克胡里得報,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阿里達什則在一旁嚷嚷︰我就說過,不應該把白彥虎這個“災星”放進來!現在可好,看,把人庫達來逼反了吧?

    伯克胡里顧不上搭理他,派人傳諭何步雲,大意如下︰咱們之間,一定有什麼誤會你不要听風就是雨!趕緊回頭,回到俺“洪福汗國”的溫暖懷抱來,咱們還能做朋友!不然的話

    何步雲給他的答復是︰割掉使者雙耳,趕出喀什漢城。ap;e小Δ說

    同時,派人在漢城城頭高呼,“朝廷大軍,不日即兵臨喀什噶爾,伯克胡里風中殘燭,覆滅在即!附逆人等,幡然悔悟,輸誠投降,可得保領;若有能擒斬伯克胡里等匪者,還可將功折罪,受朝廷上賞!如果執迷不悟,跟著伯克胡里一條道兒走到黑,天兵一到,玉石俱焚!”

    看著使者血淋淋的腦袋瓜,伯克胡里幾乎背過氣兒去。

    這是他的使者第二次得到這樣子的待遇了上一次,是他派人到庫車招降托胡迪夏,派去的人,也是被割掉雙耳,趕出城去。

    緩過勁兒來之中,伯克胡里咆哮著下令︰“抓住庫達來……不,何步雲!點他的天燈!點他全家的天燈!城破之後,喀什漢城的人,不管滿、漢、回,一個不留!統統釘死!掛到木柱子上,用大鐵釘子從腦門上釘進去!”

    大戰之後,西征大軍主力正在阿克甦休整,阿克甦和喀什噶爾之間,隔著烏什、葉爾羌,彼此的距離,還相當遙遠,何步雲此時“反正”,短時間內,是得不到西征大軍的直接支持的,他必須以孤軍、孤城,面對整個“洪福汗國”,壓力極大,風險極高。.

    但是,何步雲有足夠的信心,在西征大軍到來之前,頂住伯克胡里的進攻,守住喀什漢城。

    我這個喀什漢城,當年,你老子花了半年時間,都打不下來,你憑什麼三、五天的就能打了下來?

    何況,今天的“洪福汗國”,確實已經“風中殘燭”,較之阿古柏進攻喀什漢城時的氣焰燻天,已不可同日而語。

    喀什漢城守軍的士氣,也和當年不可同日而語︰當年,到了後來,誰都曉得,朝廷的援兵,是不會來的了;今天,誰都曉得,旬月之間,西征大軍就將直薄喀什噶爾。

    所以,怕他個鳥啊?

    還有,既然已經有人“進讒”了,何步雲就不能把自己和喀什漢城的命運,交給伯克胡里的信任,必須先下手為強。

    除此之外,何步雲也有一層自己的私心︰如果直到西征大軍兵臨城下,自己才“反正”,這個“反正”的分量,就不大夠了,可能有人說何某是“鼠兩端”、“迫于形勢”,算起舊賬,自己未必能夠免于縲紲之災;如果運氣不好,遇上個左右看自己不過眼的,一定要追究失土變節之責,自己的腦袋,能不能保得住,都不好說!

    因此,兩害相權取其輕,他寧肯行險,提前“反正”。

    然而,喀什漢城提前“反正”,卻打亂了展東祿的進軍部署。®. ® &reg

    喀什噶爾一戰即克,這是不必說的,因此,展東祿的計劃中,最重要的,不是如何攻克喀什噶爾,而是如何防止伯克胡里外逃。

    他的計劃,是兵分兩路︰

    北路由劉錦棠帶領,走烏什,入喀什噶爾這個“喀什噶爾”,指的是“喀什噶爾地區”,迂回到喀什噶爾這個“喀什噶爾”,指的是“喀什噶爾城”以西的喀浪歸、博思堂鐵列克一帶,擋住伯克胡里西逃之路。

    南路由他本人帶領,走葉爾羌,經巴爾楚克,正面攻擊喀什噶爾。

    東西夾擊,務求將叛匪聚而殲之,一擊而滅此朝食。

    何步雲“反正”的消息一出來,這個計劃就用不上了。

    北路軍的迂回需要時間,因此,南路軍的進攻不能太急,不然,北路軍的迂回還沒有到位,就把伯克胡里給嚇跑了。可是,眼下,喀什漢城危在旦夕,從容實施迂回包夾計劃的時間不存在了軒親王可是一再叮囑,喀什漢城是“朝廷在南疆的最後一脈”,要盡力保全的!

    還有,展東祿收到消息,說何步雲“反正”,伯克胡里大受刺激,暴跳如雷之下,下令英吉沙爾、葉爾羌、和田,盡屠余下之漢人這條“亂命”,不曉得三地的主官會不會“凜遵”?

    但顯然,不能把寶押在三地偽官的觀望風色上頭。

    展東祿一面命人放出風去︰有敢行伯逆之亂命者,無論主從,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捉回,碎尸萬段!同時下令,全軍結束休整,倍道兼程,直指喀什噶爾。

    說是“全軍”,但是軍情再急,也得分批出,這是出于後勤保障的要求軍糧、輜重不計,單是沿途的水草,就無法支持數量過大的軍隊同時上路。

    不過,西征大軍的前鋒,到達阿克薩克瑪拉爾之時還在葉爾羌境內,距離喀什噶爾,還有相當一段距離,主力更是剛剛走到巴爾楚克圍攻喀什漢城的叛匪就亂套了。

    阿里達什說︰埃米爾,中國人就快到了,咱們撤吧!反正,這個漢城,一時半會兒,也打不下來……

    啪!

    伯克胡里一個大巴掌甩到他的臉上︰放屁!再敢胡言亂語,動搖軍心,老子砍了你!

    頓了頓,咆哮道︰這個漢城,一定要打下來!不然,後半輩子,老子連覺都睡不著!

    阿里達什捂著火辣辣的臉,嘴上不敢說什麼,心里卻說︰什麼睡得著、睡不著的?你得先保住性命,才談得上睡得著、睡不著,命丟了,還睡個鳥啊?當然啦,也可以說,這一覺睡過去,再也醒不過來了……

    娘的,你不走,老子自個兒走!再拖下去,中國人的大軍到了,可就叫人一鍋過煮了!

    阿里達什已經做好了腳底抹油的準備,可是,對于伯克胡里來說,這個喀什漢城,還真得非打下來不成,倒不為一定要點何步雲的天燈、在中國人腦門上釘大鐵釘子什麼的,而是

    老爹搜刮來的金銀財寶,大部分都擱在喀什漢城里頭,就算跑路,也得帶上這些錢財啊!不然,以後吃什麼?又拿什麼東山再起呢?

    可是,這幫子白吃飯的兵!這個小小的喀什漢城,怎麼就是打不下來!

    之前,何步雲派人在喀什漢城城頭高喊的“伯克胡里風中殘燭”,沒什麼夸張的地方,伯克胡里和他的“洪福汗國”,確實行將末路了。

    伯克胡里的主力,都已覆亡在阿克甦之役,目下,他的手頭上,只有數千老弱,而且,兵無斗志,軍心渙散,他已經紅了眼楮,手刃了十來個往後頭跑的兵了,可是,沒有用!參與圍攻喀什漢城的,一個一個,都還是一副死樣活氣、出工不出力的樣子。

    到了後來,這個“軍前執法”,連“出工”都不能保證了,開小差的士兵,愈來愈多。

    “阿里達什!”伯克胡里吼道,“阿里達什!”

    無人應答。

    他娘的,這個混蛋跑哪里去了?

    給我把他給叫過來!

    過不多久,部下來報︰有人看見,阿里達什大人帶著十幾個親信,出了西城門,不曉得到哪里去了。

    伯克胡里反應過來了︰阿里達什跑了!

    他眼前微微一陣黑。

    透了口長氣,清醒過來,環顧四周,咦

    那個剛剛投附的白彥虎,倒是還留在身邊。

    伯克胡里不由苦笑,正要感慨兩句,探馬來報︰“中國人……到了!”

    很快,東城門方向,響起了槍炮聲,喀什噶爾城內,亂成了一團,一派大樹將倒、猢猻將散的景象。

    伯克胡里看著亂的沒頭蒼蠅似的部下們,情知這個漢城是打不下來的了,他長嘆一聲,轉過頭來,正想對白彥虎說“撤吧”

    咦,白彥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