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卷 蠻鬼風雲 第七卷原始輪回 1552聞啼頓悟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柳鳴靜坐了片刻,身上黑光緩緩隱去,幾件玄靈之寶也在其心念一動之下,紛紛一閃的沒入其體內,不見了蹤影。

    他緩緩睜開了眼楮,站起身來,緩步推門走出了茅屋。

    伴隨著一股清新的氣息,一陣清脆悅耳的絲竹弦樂之聲悠悠傳來。

    屋外草坪之上,珈藍和葉天眉正坐在草甸之上撫琴吹簫,听到聲音連忙看了過來。

    “夫君!”

    兩女連忙放下手中琴簫,面帶笑意的迎了上來。

    二女行走之時,步伐有些異樣,她們腰身明顯顯得有些粗大,小腹微微鼓凸了起來。

    “小心。”

    柳鳴連忙迎了上去,握住了兩人的縴縴玉手。

    這一年多光景里,三人在這清幽山野之中,耳鬢廝磨,盡享夫妻之樂,而就在大半年前,二女竟幾乎同時懷上了身孕。

    柳鳴對于此事歡喜之余,也隱隱有幾分失落。

    他飛升在即,按照余下的時日算來,未必便能有機會看到親生骨肉出世,更別說像尋常凡人父母那樣,親自陪伴子女的成長了。

    “夫君對于飛升之事,準備的如何了?”三人在屋外石凳上坐了下來,葉天眉輕聲問道。

    “一切都按照羅前輩的計劃進行,應該沒什麼問題。”柳鳴柔聲說道。

    “那就好。”葉天眉和珈藍聞言,神情均是一松。

    柳鳴看著身旁的兩位嬌妻,眼中閃過一絲愧疚。

    “夫君不必如此,你已經給我們留下了這世間最珍貴的寶物,你看,小家伙又在動了。”珈藍手輕輕的小腹上撫弄,口中說道。

    “我一定會成功飛升到上界,在那里等你們。”柳鳴眼中閃過一絲激動,伸手將兩女攬進了懷中,同時心中暗暗下了某個決定。

    兩女都重重點頭。

    其實三人心里都清楚,一旦柳鳴真的飛升上界,無論成功與否,這一生,恐怕都再無相見之日了。

    ……

    時光流逝,光陰荏苒,轉眼間又是半年過去。

    無名山谷某座山峰峰頂上,一身青袍的柳鳴盤膝而坐,一動不動,如同一尊雕塑一般。

    此時此刻,他的身體包裹著一片白色光芒,周圍的虛空隱隱也有些扭曲,時時刻刻都有一股無形大力從四面八方的虛空中傳遞而來,壓迫在他的身上。

    他頭頂的虛空之中,此刻已經聚集著一片足以遮天蔽日的烏雲,一個漆黑無比的漩渦隱隱在里面浮現而出。

    柳鳴額頭青筋畢露,臉上隱隱露出痛苦神色。

    周圍空間無處不在的壓迫之力越來越強,即便他現在肉身強橫無比,也有些大感吃不消之感了。

    飛升之期顯然已迫在眉睫,若不是他刻意抵抗這股界面排斥之力,下一刻便會被直接卷入兩界之間的虛無之中,去直面上界法則之力的考驗。

    他的目光不由得看向了山峰半山腰的那幾間茅屋。

    茅屋前站著三個人影,其中一個紫袍少女正站在屋前,面露焦急之色,時而看向峰頂,時而又看向身後的茅屋里面。

    另外兩個稍矮些的人影,是一個綠袍童子和一名黑紗少女,同樣臉上滿是焦急興奮的復雜神色。

    紫袍少女赫然正是乾如屏,另外兩個,自然便是柳鳴的兩頭靈寵,飛兒和蠍兒了。

    柳鳴心中苦笑了一聲,珈藍和葉天眉今日剛好同時到了臨盆之期,而自己在五個月前,便開始感到了界面法則之力開始一點一點排擠自己。

    為了親眼見到自己的孩子一眼,親手抱一抱自己的孩子,他不顧羅提醒,執意以一己之力,抵抗這一整個界面的法則排斥之力。

    可惜事與願違,隨著法則之力的與日俱增,他不得不在三個月前,被迫遠離葉天眉和珈藍,否則這股隨時可能爆發的法則之力,恐怕會將影響到二女的生產。

    就在此時,半空之中狂風驟起,烏雲中的漩渦漸漸成型,一時間,席卷天地,風卷殘雲,天地為之色變。

    柳鳴身上的白光陡然大盛,周圍空間的壓迫之力忽的增大了十倍不止。

    柳鳴身軀一震,張口噴出一口鮮血,隨之七竅分別留下一縷血痕。

    半空中的黑雲迅速擴大,轉眼間將整個天幕都染成了黑蒙蒙一片,如同黑夜到來一般。

    “不行了,你再撐下去,非得肉身爆裂而亡不可!”

    羅的聲音陡然在柳鳴耳中響起。

    茅屋前,飛兒與蠍兒遙遙的看到柳鳴此刻模樣,面上閃過一絲急色。

    “怎麼辦,主人似乎要堅持不住了!”飛兒看了看峰頂,又回頭看了看沒有動靜的茅屋,焦急的說道。

    “看來終究還是沒能等到孩子出生……我們還是先回到主人身邊,否則就要延誤飛升之機了!”蠍兒稍許冷靜幾分,略猶豫了一下,就下了決定的說道。

    飛兒又有些不甘心的看了一眼茅屋,隨即跺了跺腳,和蠍兒二人化為兩道黑光,朝山頂飛來,一閃而逝的沒入了柳鳴腰間化陰葫蘆之中。

    柳鳴心中嘆了口氣,目光一轉的看向了半空,眼中閃過一絲決絕之色。

    半空中黑雲越發深沉,忽的一陣隆隆巨響從雲中傳出,一股說不出的凝重氣息從中散發而出。

    嗡嗡嗡!

    黑雲之中徒然浮現出無數黑色符文,一股龐大到極致的法則波動驟然從中傳出,朝著四面八方飛卷而出,轉眼間傳遍了整個滄海之域,並且絲毫不停歇,繼續朝四面八方飛快傳播看來,頃刻間彌漫到了南海之域,繼而又是整個中天大陸,甚至連蠻荒大陸都有所波及。

    這一刻,整個中天大陸,就如同瞬間凝固了一般,頓時安靜了下來,天地之間沒有風,半空中的雲彩也停止了飄動,溪河海洋停止流動,有些正在降雨之處,雨珠竟也停在了半空中。

    一時間,中天大陸及雲川所有凡人驚詫于這種從未見過的如同末日來臨般的天地異象,紛紛驚恐萬分起來,而所有的野獸及妖獸,則紛紛伏地不起,渾身簌簌發抖。

    同時整個中天大陸及雲川的修士在這一刻,體內真元也忽然凝固起來,仿佛被一股無形之力禁錮住了一般。

    不過這股禁錮之力並不算太強,天象境以上的修士運轉法力,很快便掙脫了出來,看著天地中的異象,滿臉驚駭,不知發生了何事。

    ……

    蠻荒大陸。

    萬波山主峰之上,原本百廢待興的廢墟局面卻被一座座巨大的青石宮殿所替代,一名名姿容姣好的年輕男女妖修正在建築間穿梭不定。

    這里正是重建後的天狐族大本營萬波宮。

    萬波宮內某個密室之中,一名身子綽絕的絕色少女,正盤膝而坐,身前懸浮著一顆青光蒙蒙的圓珠,緩緩旋轉中,圓珠中似乎有一只迷你的九尾靈狐。

    這少女正是瑤姬。

    突然,瑤姬一雙美眸睜開,揮手將身前青色圓珠收起,身體再一晃,便消失在了密室之中。

    下一刻,萬波山主峰上空,白光一閃,瑤姬身影浮現而出。

    她望著半空中出現的天地異象,秀眉一蹙,隨即又緩緩釋然,口中喃喃自語道︰

    “哼,不管你跑到哪里,終有一日,我會找到你!”

    ……

    萬魔大陸,禹州。

    中央皇城皇宮某間富麗堂皇的偏廳之中,趙千穎正與皇甫玉魄在商談著什麼。

    就在此時,趙千穎突然神色一怔,口中的話語驟然停了下來。

    “穎兒,你怎麼了?”皇甫玉魄見狀,不由問道。

    “師尊,沒什麼事,我們繼續吧。”趙千穎立刻回過神來,口中如此說道,只是眼神中似有些心緒不寧之感。

    “是不是又想到他了?”皇甫玉魄似乎猜到了什麼,問道。

    趙千穎默然不語。

    “早知如此,你當初為何不……”皇甫玉魄有些不解的問道。

    “我無法放下整個皇甫世家和中央皇朝,而以他如今修為,這里也留不住他,既然無法兩全,倒不如相忘于江湖。”趙千穎輕嘆一口氣,幽幽的說道。

    ……

    這時,柳鳴頭頂的黑色雲層陡然朝四面裂開,一道粗大的白色光柱從中激射而下,想將柳鳴全身籠罩在了里面。

    就在此時,柳鳴卻仰天一聲怒吼,身後浮現出兩尊數百丈高的黑白法相虛影,四臂交錯,握成一個巨大無比的“井”字。

    在井字中央,一個黑白兩色的八卦圖案浮現而出,並徐徐旋轉起來。

    白色光柱落在這八卦之上,竟硬生生被阻擋了下來。

    只是兩具法相真身表面卻是靈光狂閃,以肉眼可見速度迅速黯淡下來,眼看便要不支。

    就在此時,“哇”一聲嬰兒啼哭從下方一間茅屋中傳出。

    聲音不大,但以柳鳴的耳力,卻是清晰無比的听在耳中。

    柳鳴先是一怔,繼而臉上浮現出一種難以置信的狂喜之色來。

    在這一刻,他竟有一種無法言喻的復雜情感涌上心頭,似乎此時此刻,天地之間的一切聲音全都消失不見,唯獨只有這一聲啼哭。

    同時,他雙目精光一閃,似乎在這一剎那,明白了一些什麼,有一種茅塞頓開的頓悟之感。

    接著,他竟灑脫的放聲大笑,同時雙手法決一收,身後兩尊數百丈法相真身轟然消散在半空。

    白色光柱沒有了阻礙,頓時飛快落下,將柳鳴身形完全罩住。

    刺目的白光陡然從柳鳴身上散發而出,將安遠城方圓數百里內化為而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散發出的刺目白光很快消散開來,只是荒山之巔上空的白色光柱並未消失,此刻化為了一團面積足有數里大小白色雲團,將柳鳴的身影包裹在了里面,並緩緩上升。

    轟隆隆!

    白色雲團中浮現出一陣陣五顏六色的異芒,並不時有一道道光芒激射而出。

    一連串的巨響從雲團中傳出,里面似乎發生了什麼巨大變故,散發出陣陣恐怖的法力波動。

    乾如屏滿臉擔憂的看向峰頂處,茅屋附近此刻也亮起了一層禁制光芒,將外界的法力波動擋了下來。

    足足過了小半個時辰後,半空中的雲團這才緩緩消散開來,半空中去漸漸浮現出一個巨大無比的模糊人影,隱隱能看出是柳鳴的輪廓,目光正朝著下方半山腰的茅屋望去。

    就在此刻,另一聲嬰兒的啼哭之聲從中響起。

    片刻之後,珈藍和葉天眉臉色有些虛弱的各自懷抱一個襁褓嬰孩走出了茅屋,立刻望向了半空的巨大人影。

    便在此刻,半空之中滾滾黑雲陡然消散,一個巨大空間漩渦出現,一股沛然巨力一卷而出,將半空中的人影抽絲剝繭般吸了進去。

    天空的黑雲漩渦緩緩消散開來,不過最後一點黑氣消散之後,兩道流光忽的從半空激射而下,朝著茅屋飛射而來。

    下一刻,珈藍和葉天眉懷中的嬰孩脖頸之上光芒微閃,各自浮現出一根項鏈,其中一根通體雪白,另一根,則漆黑如墨。

    珈藍和葉天眉見此,美眸一閃,同時留下兩行清淚。

    兩人再次抬頭,朝著半空望去,似乎想要穿過天際,看到一個人的身影……

    (全書終。)

    到這里,《魔天記》總算寫完了,雖然整本書的創作過程頗有些曲折,也不是讓忘語太滿意,還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但咱會將熱情全都投入到新書《玄界之門》的中去,爭取寫出讓忘語和大家都滿意的新作品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