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修羅武神 正文 第兩千六百零一章 披荊斬棘(1)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那陣法如同咀嚼一般的,蠕動了好一會,才平靜下來。.

    但是當那陣法平靜下來之後,那道宛如出口的門,卻並未打開。

    這種情況下,雖然那陣法平靜了,可是圍觀的眾人,可就無法平靜了。

    “楚楓,楚楓,我是英明朝,你能听到我的話嗎?”

    “楚楓,我是紫燻衣,你若沒事,可否回答一下?”

    英明朝與紫燻衣,以及護陣一族族長等大人物,此刻都慌了。

    那陣法很詭異,哪怕是英明朝與紫燻衣催動的這座,能夠與楚楓聯系的大陣,也無法看到那陣法內部的情況,並且也無法捕捉到楚楓的身影。

    眼下,所有人都覺得,楚楓可能遭遇了不測,他們怎能不慌?

    畢竟,那可是未知葬地,葬送了無數天才的恐怖之地。

    尤其是當英明朝與紫燻衣,一番追問之後,那陣法依然沒有任何反應,眾人便越加的確定,楚楓可能已經遭遇了不測。

    “唉,楚楓小友他,真是太固執了,為何就不听從城主大人的話呢,現在自食其果了吧。”

    “真是可惜了,這樣一代絕世奇才,就這樣隕落了,這是我百煉凡界的損失啊。”

    一時之間,圍觀的人群之中也炸開了鍋,有人感到可惜,有人為之心痛,也有人責備楚楓,任性妄為,不听從英明朝的話,這才會落到這步田地。ap;

    “都給我住口。”

    “若再有人說楚楓不是,我就割了他的舌頭。”

    紫燻衣猛然間大喝一聲,那憤怒的聲音,不僅響徹天地,更是滲入眾人靈魂,嚇的在場的許多人,都是身體一顫。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巴,哪怕是那些惋惜的人,也是不敢開口了。

    因為此刻紫燻衣的表情,可是相當的嚇人,若是他們再有人敢招惹到她,恐怕就不是割掉舌頭那麼簡單了,甚至可能會要了他們的命。

    而這,也不怪紫燻衣,她與楚楓雖然相識不久,但是卻非常看好楚楓,否則也不會專程來救楚楓。

    現在,楚楓多半已經遭遇了不測,這些人竟然還說風涼話,她自然忍受不了。

    嗡——

    然而,就在眾人都覺得,楚楓已經遭遇不測之際。

    那座陣法卻忽然綻放起了詭異的光芒,下一刻,那座緊閉的大門竟然打開了。

    大門打開之後,所有人都是目光轉喜,不由的將目光投向了那開啟的大門。

    而在萬眾矚目之下,一道身影也是從中走了出來。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楚楓。

    只不過此刻的楚楓,比之進入陣法之前,卻是全然不同。

    此刻的楚楓,竟然身劈一件金色的戰甲,那戰甲雖然也是一種光芒體,可卻並非結界之力凝聚而成,究竟是什麼物質,眾人難以判斷。.

    除了金甲之外,楚楓的左手,拖著一個金色的羅盤,那羅盤之上有光芒旋轉,璀璨奪目,氣勢非凡。

    而在楚楓的右手,則握著一把金色的大刀,雖然眾人感受不到那大刀的威勢,但是單單是用肉眼來看,也能感覺到,那大刀的威力非同凡響。

    最重要的是,此刻楚楓精神極佳,甚至比眾人,初次看到他的時候,還要精神的多。

    顯然,楚楓他已經痊愈了。

    “成功了,楚楓他成功了!!!”

    人群之中,再度傳來了山呼海嘯般的吶喊。

    只不過這一次,不再是竊竊私語與各自的評價,而是歡呼。

    所有人都在慶祝,在為楚楓沒死而歡呼,在為楚楓成功而歡呼。

    “那陣法似乎有隔絕的效果,我能听到諸位前輩的話,只是我說的話,諸位前輩似乎听不到,讓諸位前輩擔心了。”楚楓有些慚愧的說道。

    就如他所說,雖然在那療傷陣法內,但楚楓也能听到眾人的聲音。

    在英明朝等人問楚楓的時候,楚楓就曾回答過,但是很明顯,楚楓所說的話,英明朝等人是听不到的。

    明明自己無礙,卻讓眾人擔心,楚楓自然有些過意不去。

    “無礙,你沒事就好,你沒事就好啊。”紫燻衣此刻與先前變得完全不同,臉上已然沒有了憤怒,取而代之的是美麗的笑顏。

    “楚楓,你這一身的寶物,可都是那陣法之中所得?”英明朝問道。

    “英前輩,這些的確是從那療傷陣法之中所得,這金甲,羅盤,戰刀,皆是具備著各自不同的力量,它們都可以助我破解這生死陣。”楚楓說道。

    “好,好,好,這可真是太好了。”

    “看來你這次賭對了,那幻境中的領悟,的確可行。”

    “既然如此,那楚楓,事不宜遲,趁著那寶物還未消失,現在你就立刻開始破陣吧。”英明朝催促道。

    只是用肉眼來看,他也能夠感覺到,此刻楚楓身上的金甲也好,還是那刀刃與羅盤也好,都並非實質性的寶物。

    而並非實質性的寶物,就終有消散的時候,英明朝是怕那寶物消散的太早,影響楚楓破陣。

    “晚輩也正是此意。”

    楚楓說完此話,便憑憑借自己在那幻境中領悟到的破陣之法,破解此處的各個大陣。

    之所以如此做,那是在楚楓看來,這所謂的生死陣,根本就沒有什麼出路。

    想要活著出去,那就必須將這里的所有殺陣全部破掉。

    本來,憑借楚楓自己,在幻境內所領悟的破陣之法,楚楓只有三成的把握,可以破開這生死陣。

    但是,現在萬幸的是,那療傷陣法內,不僅將楚楓的傷勢徹底治愈,竟然還賦予了楚楓獨特的力量。

    這獨特的力量,便是那金甲,戰刀,羅盤。

    這三樣東西,都是破陣之用,有了這三洋東西在,楚楓破陣的把握,便從三成提升到了五成。

    五成,這已經是一個極高的幾率。

    只是,哪怕是五成的破陣把我,可依舊是生死各半,楚楓依舊不敢掉以輕心。

    每一步,都可謂是精心思索之後,才使用破陣手段,進行破陣。

    可哪怕楚楓再認真,再細心,可這生死陣內的諸多殺陣,卻也都不是吃素的。

    一路闖過來,楚楓多次到重創,但是好在,有那個金甲。

    那金甲雖然並沒有,抵擋攻勢的力量。

    但卻擁有著療傷的功效,所以…此刻的楚楓,只要不是致命傷,就根本不用怕。

    任何皮外傷,都可以被那金甲治愈。

    至于那羅盤,才是具備著極強防御能力的盾牌,雖然…只可以抵擋正面的攻擊,但對于楚楓來說,這已經是一個極強的防御手段。

    而那個戰刀,則是一把攻殺利器,幾乎可以劈斬開這生死陣中的一切。

    但是,這生死陣中的殺陣,可不是劈斬開就可以破解開的。

    若想破開,還是要靠結界之術,否則就算強行斬斷,也還是會重新浮現。

    不過好在,隨著破開的陣法越來越多,楚楓也越加的輕車熟路,對接下來的陣法破解之時,也就更加的嫻熟。

    尤其是在外人看來,楚楓在這一座座,強大而恐怖的殺陣之中穿行,竟然沒有一絲懼一。

    可謂是披荊斬棘,威風凜凜,王者風範,盡顯無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