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大主宰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新的誅魔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封魔鏡碎片?”

    當那一道光滑如鏡般的青銅片出現時,浮屠老祖的意志頓時傳出了難掩的驚喜波動,顯然這個意外之喜,也是讓得他驚詫至極。

    牧塵也是笑著松了一口氣,他的預料果然沒有錯,這一道青銅片,正是封魔鏡殘缺的一角。

    如此說來的話,在那交易點中,他之所以會對這一道青銅片有著感應,應該正是因為此物屬于浮屠老祖所有,因此也是沾染了氣息,這才能夠引得其體內的浮屠塔有所異動。

    “呵呵,看來你這孩子和老夫真是有緣。”浮屠老祖感嘆了一聲,如果此次不是牧塵得到了封魔鏡的碎片,恐怕他還真是有些奈何不得這血僵天魔帝的殘魂。

    “前輩,現在可能夠鎮壓這天魔帝殘魂了?”牧塵問道。

    “夠了!”浮屠老祖毫不猶豫的道,雖說如今“封魔鏡”威能有損,但這血僵天魔帝也只是一道殘魂,遠不及全盛時期十分之一。

    隨著浮屠老祖聲音的落下,只見得那一道青銅片頓時暴射而出,直接是與天空上那一道“封魔鏡”匯聚在一起,光芒涌動間,只見得封魔鏡之上的殘缺,也是在此時漸漸的愈合。

    嗡嗡!

    隨著封魔鏡的完美無缺,只見得那幽黑的鏡面上,忽然有著一圈圈的光暈散出來,那種光暈從天而降,盡數的落入了那一道巨大的圖卷之中。

    與此同時,圖卷在此時噴薄出一道道光暈鎖鏈,閃電般的洞穿虛空,直接是纏繞在了那血僵天魔帝的四肢上。

    這些光暈鎖鏈之上,流動著無數古老的符文,而且似乎對于魔氣有著一種特殊的壓制效果,一旦纏繞上來,那血僵天魔帝身軀上猶如實質般的魔氣,便是變得稀薄了一些。

    嘩啦啦!

    血僵天魔帝面色一變,急忙掙扎,但這一次,那些光暈鎖鏈卻是紋絲不動…

    “封魔圖錄,收!”

    浮屠老祖的意志在此時低喝出聲,光暈鎖鏈陡然回縮,而血僵天魔帝的身軀,便是在此時不甘的咆哮著,被一點點的拖入了那封魔圖錄之中。

    封魔圖錄高高懸浮,不斷的震動著,在那圖卷上,浮現出了一道黑影,面目猙獰,魔氣繚繞,赫然便是那血僵天魔帝。

    “該死的浮屠老鬼!”

    那血僵天魔帝暴怒的咆哮聲從圖卷中傳出,他沒想到此次才剛剛得到自由,便又是被浮屠老祖給困入了這封魔圖中。

    “你不要得意,如今四聖塔已破其一,只要其他兩層被破,本帝依舊能夠脫困!”

    牧塵望著那被封印進入封魔圖中,但依舊還在瘋狂的掙扎的血僵天魔帝,問道︰“前輩,不能徹底抹殺他嗎?”

    看眼下的模樣,浮屠老祖似乎依舊只是將血僵天魔帝封印,但這種封印卻是有些夜長夢多,萬一到時候出現了什麼破綻,這血僵天魔帝又會逃脫。

    浮屠老祖聞言,也是嘆了一聲,道︰“這域外邪族生命力極端的頑強,而且他們的魔魂極為凝實,遠我們大千世界的生靈,想要徹底磨滅他們的魔魂,需要消耗相當大的力量,所以上古時期,我們大多數都是選擇封印的方式,以歲月來磨滅他們的魔魂。”

    牧塵這才恍然,難怪他所遇見的諸多域外邪族的魔帝,都是處于封印之中,不過,這種方式雖然省力,但卻就是有點夜長夢多。

    “不過如今這血僵天魔帝的魔魂,經過這些年的封印壓制,已是相當的虛弱,說來也的確算是最為須肉的時候,但可惜,老夫這道意志中的力量也是消耗了許多,無法再將其徹底抹殺。”浮屠老祖說到此處,也是有些惋惜。

    “有這封魔鏡的協助也不行嗎?”牧塵看了一眼高空上的封魔鏡,他能夠察覺到,這封魔鏡,必然也是一道絕世聖物,威能不凡。

    浮屠老祖搖了搖頭,道︰“封魔鏡協助我鎮壓封印血僵天魔帝多年,力量同樣是消耗太大了。”

    話到此處,他頓了頓,道︰“不過若是能夠再有一道仙品的絕世聖物,老夫倒是能夠將這血僵天魔帝斬殺,了除心願。”

    “仙品絕世聖物?”牧塵一愣,顯然是第一次听說絕世聖物竟然也分有等級。

    “絕世聖物乃是屬于天至尊之物,你不知曉並不奇怪,絕世聖物如天至尊一般,都是分為靈仙聖三品。”浮屠老祖笑道。

    牧塵微微點頭,旋即沉吟了一下,絕世聖物的話,他的手中,倒的確是有著一道,只是力量也消耗太多了。

    但這種時候,也只能嘗試嘗試了。

    想到此處,他手掌一握,流光在其手中的凝聚,最後化為了一柄古樸的水晶長劍,劍身之上,晶光流溢,散著不凡的威能。

    “咦?”

    當這柄水晶長劍出現時,浮屠老祖的意志頓時出一道驚咦之聲,然後便是有著驚聲傳出︰“這是…

    天帝的天帝劍?!”

    “前輩認得?”牧塵也是有點驚訝。

    “如何不認得,說來老夫與天帝,也算是相識一場,沒想到他的佩劍,竟然落在了你的手中。”浮屠老祖驚異的道。

    “晚輩僥幸獲得了天帝前輩的傳承,他將此劍留給了我。”牧塵解釋道。

    “呵呵,那家伙眼光倒是不差,我浮屠族的孩兒,自然是配得上他的傳承。”浮屠老祖笑道,聲音中竟是有點自豪。

    “前輩,這天帝劍中的力量所剩無幾,不知道能否有用?”

    “有用!”浮屠老祖笑道︰“天帝劍霸道無匹,正是斬魔聖器,雖說其中力量消耗殆盡,但在老夫的手中,依舊能夠揮出一些威能,用來對付此時的血僵天魔帝,已是綽綽有余。”

    牧塵聞言,也是大松了一口氣。

    浮屠老祖的意志控制著牧塵的身體握緊天帝劍,然後沖著那血僵天魔帝一笑,道︰“那也得你能支撐到那個時候才行。”

    “哈哈,老鬼,憑你現在的狀態,可奈何不得本帝!”血僵天魔帝陰厲的笑道,不過很快,他的笑聲便是在浮屠老祖手中忽然間爆出萬丈劍光中凝滯下來。

    因為從那柄劍上,他察覺到了一股致命般的危險氣息。

    那道危險氣息之濃烈,絲毫不比封魔鏡弱上絲毫!

    “和你糾纏萬千載,今日終于能夠將你斬除,倒也真是痛快。”浮屠老祖朗笑一聲,然後手掌一拋,只見得那天帝劍便是暴射而出。

    鋪天蓋地的劍光,肆虐天地。

    而天帝劍,則仿佛是在此時化為了一抹流轉的深邃劍光,那道劍光神秘莫測,攜帶著無法想象的威能,唰的一聲,便是洞穿虛空。

    吼!

    處于封魔圖中的血僵天魔帝也是在此時感覺到了隕落之危,當即瘋狂的咆哮,掙扎,滔滔魔氣滾滾而出,侵蝕著圖卷,試圖逃脫。

    嗡嗡。

    但天空上,封魔鏡高懸,降落下無數光暈,光暈籠罩在封魔圖上,令得其愈的堅固,不論那血僵天魔帝如何掙扎,都是無法逃脫。

    咻。

    而也就是在此時,前方的空間破碎,一縷猶如液體般的劍光,自其中穿梭而出。

    這縷劍光並不怎麼起眼,但卻是讓得血僵天魔帝的咆哮聲中,都是多了一些恐懼之意。

    “徹底消失吧!”

    浮屠老祖的聲音中,充滿著冷厲,而那縷劍光則是毫不猶豫的暴射而出,一劍便是射穿了封魔圖中那一道掙扎的魔影。

    啊!

    淒厲的慘叫聲響徹而起,滾滾魔煙冒出來,又是被封魔圖所鎮壓,而其中那血僵天魔帝的身軀,卻是猶如被戳破的皮球一般,開始變得萎靡下來。

    他的氣息,迅的減弱。

    血僵天魔帝的慘叫聲,回蕩在天地間,令得那些域外邪族的強者個個面色慘白,然後再也顧不得其他,瘋狂的掉頭逃竄。

    眼下血僵天魔帝都要被斬殺了,他們已是失去了所有的機會。

    而此時大千世界的諸多強者,則是開始痛打落水狗,下手狠辣,圍剿封堵著那些域外邪族的強者。

    祭壇上,牧塵望著那氣息迅消散的血僵天魔帝,忽然心頭一動,道︰“前輩,這血僵天魔帝完蛋了?”

    “嗯,這一次,總算是將他解決了。”浮屠老祖的聲音,也是有著如釋重負。

    牧塵想了想,忽然笑著將大千宮的“誅魔令”取了出來,道︰“前輩,可否讓我取一絲殘魂?”

    按照大千宮的規矩,只要斬殺了一位域外邪族,將其一縷殘魂吸入誅魔令內,便是可以獲得誅魔點,提升等級。

    而斬殺一位天魔帝,能夠獲得一萬點誅魔點,成為大千宮的誅魔王!

    眼前的血僵天魔帝,雖然不算是牧塵親手斬殺的,但也算是出了一些力氣,所以他也是想要試試,看看能不能獲得誅魔點。

    “哦?誅魔令嗎?”

    瞧得牧塵拿出來的誅魔令,浮屠老祖的意志先是一怔,旋即也是忍不住的一笑,道︰“你這小家伙,心思可真多,哈哈,也好也好,一個上位地至尊的誅魔王,哈哈,真是有趣,不知道大千宮那些家伙知道了,會是何等的臉色!”

    說著,他袖袍一揮,只見得那封魔圖中便是有著一縷黑霧飛出,落入了那誅魔令中。

    而誅魔令上,則是有著光芒閃爍,將那一縷黑霧吸入了進去。

    牧塵與浮屠老祖都是盯著那誅魔令。

    而在他們的注視下,誅魔令先是沉默安靜了片刻,旋即忽然一震,金光自其中爆而出,原本呈現漆黑之色的誅魔令,竟是在此時變得金光流溢。

    而在令牌底部,那原本的低級誅魔師,則是消失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三個散著金光的字體,一股威嚴之氣。

    “誅魔王!”

    牧塵緊緊的盯著那三個金光字體,嘴巴也是忍不住的張大了起來。

    他的嘗試,竟然還真的成功了?!

    ...

    ...